陛下似乎已经从那场重病中恢复了过来,近些时日脸上的气色很是不错。不止气色很是不错,大病一场过后的陛下比起曾经显然柔和了不少,不管是对人还是对己都是如此。

    “朕看开了。”听到裴相爷等人的感慨,陛下并未生气,反而坦然道,“朕自诩比普通人要聪明一些,可要做个千古一帝终究是欠缺了些。所以,朕之前一直很努力。”

    她想做一个好皇帝,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都是如此。

    “朕会尽力而为,不过也不会再将自己逼得那般紧了。”女帝感慨着说道,“不过政事之上,朕确实需要有人来替朕分担,储君之事也该立了。”

    陛下肯立储自然是一件好事,可想到被关起来的大殿下,众臣脸色微变。

    若是储君是这么个小子那还不如没有呢!

    “说起这件事,关于安儿那孩子,朕有些话要说。”女帝说着,开口道,“你们下去将安儿带来。”

    ……

    “不是!她不是我娘,她不是!”身上依旧穿着华袍,哪怕是被关起来,其用之上始终没有受到任何苛待的孩子此时正在殿中歇斯底里的嚷着,他奋力的踢踹着正中畏畏缩缩的宫妇,嚷道,“你是哪里来的骗子,这是在欺君,我娘是陛下!”

    妇人目中含泪,看着孩子与自己那张相似的脸,有些害怕,只是对上最上头神情平静的陛下,她终是开口,涩声道:“殿……安儿,你是我的孩子!”

    这句话一出,在场几乎所有人都没有什么异色。

    妇人的脸委实与大殿下长的太相似了,明眼人一看便知哪一对才是真正的母子。

    “你自幼身体不佳是因为随了你母亲。”座上的天子开口,说起这些任何一个天子遇到皆会愤怒不已的话时却是无比的平静,“你父亲是民间替朕选来的人,那时候,朕急需一个孩子!”

    这些过往按理说是惊世骇俗的,原来所谓的陛下唯一子嗣居然是一个假的皇室血脉,而这一切,天子居然都知晓。

    “你父亲设计了朕,朕比你母亲要晚上一些有孕。”

    “那时候朕便已经知晓你父亲和你母亲以及你的存在了。”

    这皇城之内发生的事怎么可能瞒得过天子的耳目?她自己于男女感情之上看的极淡,可一个被民间选上来的男宠居然如此胆大还是让她所不能忍的,不过在生产前她并未声张。

    “朕确实生下了一个男胎,可朕的儿子只活了不到两个时辰。”陛下平静的说道,“朕看着你父亲及你母亲见此动了歹念,买通了接生的医女调换了朕的孩子。”

    刚出生的孩子确实难以辨认出哪个是哪个来,可或许是母子连心,只看了一眼,她便知道襁褓里那个会哭会动的孩子并非她已经死去的孩子,没有所谓的奇迹,只是一个不知从哪里被人抱来意图混淆皇室血脉的孩子。

    “朕大怒,当即便将你父亲以及那个调换皇室血脉的医女处死了,至于你母亲,念及调换时她并不知情便暂且没有处理。”

    天子也有很多身不由己。

    大天师略懂医理,看出她难以再有孕。又思及当时长安城中各宗室争权繁杂,两人便做了一件事。

    “朕将计就计,便将你当成了朕的亲子。”陛下说道。

    果不其然,这一举倒是让陛下借机看清了不少隐藏面目的宗室中人。

    “你的体质若非无数下了血本的补药、无数太医署大夫的心血以及原家那女孩子的相救,你根本活不久。”陛下看着大殿下,眼神平静而冷漠,“这么些年来,你在吃用之上亦是锦衣玉食,朕也不曾让外界的人真正伤害到你。”

    “朕不欠你,反倒是你,若非有朕此时早已不在了。”陛下冷冷的看着大殿中的孩子,说道,“如今……你便跟随你母亲回去吧!”

    大殿下哦不,是那个叫安儿的孩子面色惶惶如纸,对上前来的妇人以及走过来的禁军护卫们疯狂的踢踹了起来。

    “我不要,我不要她做我母亲,我要陛下……”

    国之大事自然不是玩笑,莫说这孩子与陛下无关,甚至他的存在还是其父有辱天子的证据,便是他当真是陛下所出,国之大事也不是一个孩子“要不要”就能解决的事。

    所以,闹了如此大一场啼笑皆非的闹剧之后,大殿下也因为要留下血脉被喂了药成了这么一个外表与年龄完全不符的怪物。

    可事实上,他自一开始便并不是陛下之子,这储君之位也从来与他无关!

    吵吵嚷嚷的孩子被禁军护卫带了下去,既然陛下亲口所言大殿下,哦不,是那个叫安儿的孩子非自己所出,那么作为一个普通的孩子,他该跟随其母出宫了,连带那些疑似有孕的女子一起出宫。

    想到不久前陛下昏迷时这孩子言之凿凿“他的血脉是大楚之主”的言论,众人只觉得有些讽刺。

    这些事自有下面的人去办。

    陛下道明了大殿下出身的原委便挥退了裴相爷等人,请他们暂且离开大殿,而后转身问身旁的马女官:“人来了么?”

    马女官点了点头,道:“谢大人同秀王世子已经到了。”

    陛下仁慈,随着那幕后黑手之死,真相浮出水面,秀王世子并不无辜,不过陛下却道:“当年永昌帝能为贤能选中明昌帝,不计较得失,朕自然也能。”

    当然,愿意给秀王世子一个机会除却这位秀王世子确实有几分本事之外也同他及时放手倒戈有关。

    原本可能闹大的兵变就这般兵不血刃的结束了。

    “朕拟立储,储君将在你二人之间产生。”看着出现在眼前的二人,陛下淡淡的开口了:“你们皆是李氏族人,李承泽乃是太宗陛下亲弟一脉,秀王则是李氏秀王一脉。朕择贤选能,一切只看其能,不看其他。”

    这话隐隐含有几分敲打的意思,显然是那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陛下并不想看到。

    比起秀王望来的略带敌意的眼神,谢承泽,哦不,是李承泽神情有些茫然。

    这就是解之和乔大人他们催促自己回京的理由?

    天子之位啊!他此前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这位子会同他有关。

    “三年之内,朕会选中一个真正为大楚为百姓做事的储君!”陛下说道。

    ……

    新赐的镇南王府是曾经的淮王府,因着淮王世子牵连进了谋害陛下一事,淮王一脉受到牵连,尽数入了刑部,等待秋后处斩。

    “马女官。”正在批阅奏折的天子突然唤了她一声,身后奉茶的马女官连忙应了一声,走了过来。

    “你觉得三年之后秀王与谢,哦不,是李承泽哪个能拿到朕手里的储君之位?”冷不防天子居然问出了这句话,马女官听的一愣,不过随即明白过来天子是在提点自己,神情顿时一动,忙道,“臣……”

    可还不待她开口说完,天子便开口说了起来:“这两人之间,朕其实一开始就已经有所属意了。你猜猜看是哪个?”

    马女官闻言愣了一愣,片刻之后,神情古怪的开口问陛下:“难道……是谢,哦不,李承泽?”

    这话一出,天子便笑了:“你何以这般以为?”

    马女官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开口回道:“臣不知道,不过眼见乔大人他们那般着急将李承泽叫回来,便想着应是如此了。”

    她想不到这些,不过却知道乔大人他们一定能猜到,若非李承泽赢面更大,决计不会让李承泽赶回京城的。

    “不懂却能观察聪明人的举动也不错。”陛下闻言倒是没有生气,只是笑了笑,转而淡淡道,“总比那等自以为聪明的要好不少。”

    “你来替朕拟旨,朕虽是将薛女官遣出宫去了,可这么些年,她随朕左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朕想了想,正巧崔家当年那位九子如今也不曾成婚,这二人青梅竹马,倒是十分般配,便将薛女官赐去崔家好了。”陛下说道。

    这真是好一番“用心良苦”,以崔九的态度来看他显然对薛女官没什么感情,若说崔九对她无感情,反应只是冷淡的话,那先前薛女官弄巧成拙一事,如今崔家的崔司空为此放了不少权利,指不定还要怪罪到她头上。

    这嫁过去哪是“得偿所愿”的?分明是相看两厌、互相折磨的吧!

    不过听闻当年薛老太爷做了天大的错事,本是诛九族的大罪,是陛下仁慈,保下了薛家,还将薛女官提了御前女官,如此恩德不思回报,反而将消息泄露给崔老太爷,陛下怎能忍得了?

    马女官心中一动:难怪自她被提到了陛下跟前顶替了薛女官之后乔大人和张天师便没有再来寻过她了,原来是早已看明白了,这才刻意避着她。

    “臣明白。”马女官恍然回过神来,对陛下郑重的说道,这一句话似是在回应先前的事又似是承诺。

    陛下点了点头,笑了笑,转而又道:“若是朕先前不敲打李承泽与秀王世子,不靠贤能本事,此前从未想过这个位子,所有的经营也只有张解、谢承泽的李承泽怎么斗得过秀王世子?”

    所以那一句看似不偏不倚的敲打,实则已是偏帮了。

    “他先前在大理寺任职,能力如何我也看在眼里。”陛下淡淡的说道,“论贤能治国手段他远胜秀王世子。唯一的麻烦,就是他同谢家的关系。”

    感情这种事不是把姓氏从谢改成李就能剥离开来的。

    谢家对他有大恩,此前从未对不起谢承泽。

    如此一个深受谢家大恩的帝王在位必然不会对世族进行清算。

    陛下幽幽叹了口气:真是可惜了!

    皇权与这些被放任发展成庞然大物的世族门阀注定是相左的,这与谁对谁错、谁好谁坏无关,只与立场有关。

    “朕当年登基时初生牛犊不怕虎,位子没坐稳,什么都未握在手里就曾经想去收拾世族,结果被教训了一顿!”陛下朝马女官眨了眨眼,轻哂,“那时候,朕才知晓现在还不是时候。”

    世族如今人才辈出,还不到时候,她要等,这不是她一个人能做到的事,而是经过几代帝王贤政,皇权足够壮大,又抓住了世族由盛转衰的机会才有办法解决的事。

    这是一个需要缓慢等待与蛰伏的过程。

    “罢了,其实不必想那么多了!”陛下感慨了一声,叹道,“感情再好,一旦坐上这个位置,都会身不由己。”

    “谢家对他有大恩救他出苦海,又养育了他十多年,才成就了如今的谢,哦不,是李承泽,说起来,朕还要感谢谢家的帮忙!”陛下放下手里批阅的奏折,起身绕过桌案,向殿外走去,“可朕给了他,给了世代镇南王一脉一个问鼎天下,登上大宝的机会,朕给他的恩情比起谢家也混不多让。”

    两方大恩仿佛将人架在火上炙烤一般。

    “这就是天子,天子从来不是随心所欲的。”陛下随同马女官跨出了殿门,“随心所欲的,是昏君,要遗臭万年的!”

    马女官知晓这是陛下在提点自己,认真的听着。

    临近盛夏,天气有些炎热。

    马女官跟在陛下身后,眼见陛下抬眸看向不远处的宫道之上,一男一女两道背影携手即将消失在视野的尽头。

    两人身姿相貌皆是十分出色,即便是背影,走在路上也与身旁大多数人有些格格不入。更何况两人身上那特别的官袍很容易便让人认出了消失在视野尽头的那一对男女。

    张天师和乔大人。

    想来这二位是方才送李承泽进宫定下三年之约的。

    “朕这一辈子也没什么遗憾,对得起李氏君宗,也对得起大楚百姓。”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陛下忽然感慨了起来,“若说遗憾,大抵便是没有遇到过如这样的一个与自己相识相知、旗鼓相当之人吧!”

    当然,这遗憾也不过浅浅而已,她有大楚江山,是天下万民之主。

    天子嘛!高处不胜寒,哪能事事顺意?

    喜欢天作不合请大家收藏:()天作不合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作不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屋只为原作者漫漫步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漫漫步归并收藏天作不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