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亘古仙帝,恨不得能亲上一口亘古之气,跟亘古之气牵扯上点好的缘分都不可得g。这小人物竟然扯上了,是不是说,将来要逆天,比亘古仙帝还牛掰?

    荒海仙王动心了,亘古之气都要罩一罩的人物,把他扼杀了,那不行,绝对是脑残。必须得跟他搞好关系,将来指不定能借机搭上青云梯,扶摇直上呢?

    要搞好关系,就不能等人家强大起来,必须得趁人家修为弱小,还得示以真诚啊。

    转念间,荒海仙王已经有了一个疯狂的念头,咧开嘴,笑吟吟地说:“小兄弟啊,你是不是遇见过亘古之气,缘分不小啊。”

    很友好!很礼貌!

    作为不灭仙王来说,荒海仙王已经很放下身段了。

    世上只怕再没第二个人让不灭仙王用这种态度说话了,即便同位仙王级别的大能,彼此间也要保持倨傲与身份的。

    此时,李少阳内心也翻起大浪。

    莫笑仙沉重地告诉他,眼前这个人是仙王,结结实实的仙王,如假包换。而且是仙王中比较有名的,成就仙王年代较早的荒海仙王,比当初天书仙王可能还要强出一筹。

    自李少阳出道以来,或直接或间接接触到这么高级的人物,有南藏龙王、往生战鼓、无字天书。相对一般人来说,已经够牛掰的了,可像现在这样正面与一尊仙王相对,还是从没有过的事。说不震撼,说心里没有点小九九,那是扯淡。

    他搞不明白的是,这个荒海仙王态度出奇的好,竟然还叫他小兄弟,礼貌得叫他不安。

    是天底下的仙王都这么友好吗?

    打死李少阳都不相信!

    没看往生战鼓也只是因为南藏龙王,才勉强通过投影与他扯上一点关系吗?人家真身都不屑显露的。

    荒海仙王一开口居然说到了伟大的亘古之气。这让李少阳留了一份心思,难道说刚才的意外,就是因为亘古之气吗?

    “嘿嘿,荒海仙王,您是远古大能,您这么称呼我兄弟,不敢当啊,不敢当。”一口喊出荒海仙王的名头,却不回答亘古之气的问题,李少阳也显得相当狡猾。

    一是谨慎,二是让荒海仙王也明白,别看咱修为弱,咱能一口叫出你的名字,证明咱也不是白给的,最好别瞎起心思,不然咱也不是吃素的。

    当然,这只是在虚言恫吓,对荒海仙王其实没什么用。

    只是,荒海仙王不仅没有动怒,反而笑眯眯地说道:“无字天书,我可是久违你的大名了,何不出来一叙呢?”

    毕竟是仙王,荒海仙王在对待无字天书上,显然就留了一分倨傲,直呼其名了。

    而被点破之后,莫笑仙自然也无法呆住,直接投射出了一道光芒,显露面孔,道:“荒海仙王,我已无脸面再见于你,你是何苦把我唤出呢?”

    “唉,无字天书,你此言差矣。你现在虽潦倒落魄,但跟小兄弟一起,你将来之辉煌反倒要胜过当年。天书仙王达不到的光辉,却会被你超越。”

    莫笑仙深深地看着荒海仙王,蓦然大笑,道:“好一个荒海仙王,是什么惊变让你变得这么坦诚?”

    李少阳也震惊了,这个荒海仙王也太坦诚了吧,荒海仙王跟莫笑仙的对话,看似叙旧,实际上毫不掩饰地表露了对李少阳的看重,正因为这样的看重,才显得礼貌十足。

    如果说这也是算计的话,那简直太清澈了,跟阴谋实在沾不到边。

    很纯的一位大能啊!

    而作为一位仙王,哪个不是经历大量生死,无数阴谋算计后成长起来的。

    世上,哪有这么坦诚的仙王?

    莫笑仙也是看透了这点,才会显得这么震惊,莫笑仙的问话,也正是问到了李少阳的心坎上。

    李少阳突然觉得很有意思,邂逅这么一位很纯的仙王,似乎不是一件坏事。因此而生出了强烈的好奇心,荒海仙王到底想要干什么,如果彼此有共同利益之处,倒也可以交上一交,善缘总好过恶缘不是?

    “那是因为历史的审判,我被抽了三鞭子。”荒海仙王很坦诚地说出了听起来很丢人,很匪夷所思的经历,“这条命还在,算是我荒海仙王走了大运。”

    “你说什么?”莫笑仙纵使是有所心理准备,猜测到荒海仙王恐怕看到了亘古之气,但冷不丁听这么一说,还是吓得一阵激灵。知道传说中的亘古之气很神奇,它与李少阳不也遇到一次吗,李少阳还从亘古之气里瞥见不少东西。但没听说过亘古之气,会责罚人的。

    忽然,莫笑仙也想到了那个传说,心里震撼之极,惊呼道:“荒海仙王,难道你对历史不敬?因为虚造历史?”

    荒海仙王苦笑着望了望无字天书,看了看李少阳,点点头道:“就是因为虚造历史。而我更巧地看到了亘古之气在自我净化,将那些混合其中的虚假历史凝聚成毒瘤,排斥出体外。”

    “我明白了。”李少阳顿时苦笑,“原来是亘古之气的毒瘤,砸碎了绝对封锁。世上竟有这种意外。”

    “意外吗?”荒海仙王微微摇头,清了清嗓子,正色道,“无字天书,你来给我做个证明。”

    “啥?你要我给你做个什么证明?”莫笑仙有点蒙,“荒海仙王,你玩的是什么噱头?”

    “你来向小兄弟他证明,我荒海仙王声名怎样,是不是没气度没涵养的卑劣小人。”

    “你这话可就说得有点晕了,荒海仙王,你有什么话直说,何必拐弯抹角的?”

    “不!你必须得郑重地回答。”荒海仙王坚定地说。

    “服了你了。我说吧,在众多仙王之中,你荒海仙王的口碑,为人,算不上最好的。但向来也是不屑卑劣暗算,颇得诸天仙王敬重的一个人物。”

    “好!”荒海仙王点点头笑了,冲着李少阳道,“小兄弟,莫笑仙的话你应该相信吧。你和我就在此三拜九叩,以历史为证,结为兄弟如何?”

    李少阳嘴角顿时一抽,两眼瞪得大大的,直盯着荒海仙王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这这荒海仙王,你玩的这是哪一出啊?”

    “结为兄弟?”

    “这是不是有点——”

    李少阳有些哭笑不得,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搞了半天,荒海仙王还让莫笑仙给作证,证明人品不错。居然就是为了跟他结拜为弟兄,这年头居然有这种怪事?

    只是,真的很怪吗?

    细想起来,其实见怪不怪。

    作为荒海仙王来说,仙王一级的大能,哪个没有点怪脾气。比荒海仙王更稀奇古怪的都有,相较起来,荒海仙王的举动也不算什么了。

    更主要的是,荒海仙王提出这个要求,也不是一时冲动,而是有所算计的。只不过他毫不犹豫地显露坦诚,将这种算计摆到明面上来。听着固然有些古怪,实际上往深处一想,反倒让彼此都放心了。

    试想,如果荒海仙王不把自己的算计摆到面上来,冷不丁提出要结拜。李少阳纵使再有智慧,也要猜测半天,心里会很不安的,以后的日子恐怕都要在这种惶恐的猜测中渡过。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荒海仙王目的明确,明摆着就是冲着李少阳的无量前途去的。

    意思再明了不过,咱现在结为兄弟,你现在修为弱用得着我,将来大出息了,你得反过来拉我一把。算得上是一种公开的利益结盟,往利益结盟添入感情投资,比但存的利益结盟更牢固。

    而如此结盟,对荒海仙王来说,无疑是吃亏的。

    因为李少阳太弱了,要成长到超越荒海仙王,甚至能拉荒海仙王一把的程度,那可且得等待着还不知道有没有那一天呢?

    想明白这些,李少阳突然笑了,揶揄地说道:“貌似我多出个仙王级的老大哥,也不是什么坏事吧?”

    荒海仙王这么一听,也就笑了。得亏李少阳是答应了,不然他还真就下不来台了。

    旋即,李少阳与荒海仙王冲着虚空同时三拜九叩,虽不见历史痕迹,却以历史为证,有过被历史责罚的经历的荒海仙王,心中那份真诚可想而知了。

    仪式很简单,但很庄重。不管将来到了什么地步,谁也无法抹掉这份兄弟的情谊。

    结为兄弟后,荒海仙王称李少阳为老弟,李少阳称荒海仙王为荒海老哥。

    有情谊在说起话来,就更显得亲近熟络了。

    没想到的是,荒海仙王竟然也看出了李少阳的八荒之秘,虽可能没想到仙神六甲与龙图腾的事,却也

章节目录

我是掌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屋只为原作者疯子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疯子李并收藏我是掌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