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是男的。”崖禄江抢答,理所当然的语气,甚至有些维护的意味。

    李洪尧满脑子都是小问号,圆真大师名震天下,尊者怎么会问出这种……低级的问题。

    一定是尊者潜心修炼,不闻窗外事,圆真大师的级别,可能还不到让尊者主动了解的地步。

    李南羿跟着几个人的目光,也看向了圆真大师的粉色香车,男人用这种车极为少见,但是圆真大师口味独特没什么大不了的。

    苏瑾白点了点头,知道性别也是怕说错话弄巧成拙,她对这位圆真大师是一点也不了解,看了眼逼格满满的轿子,想了想又问了一句:“他可有什么爱好?”

    “这……”李洪尧绞尽脑汁想了半天,实在不知道。

    他也是第一次见到圆真大师本尊,大师也没出过轿子,李洪尧连真面目都没见到。

    崖禄江眼观鼻鼻观心,神色坦然的默不作声。

    苏瑾白摇了摇头,早就该知道靠他们两个没用,所以摇了摇头,从空间拿出一根轻飘飘的羽毛,又拿出一颗灵石拍了上去。

    只见这羽毛从一根化作数根,变化越来越快,直到化成一对翅膀的形状,轻轻的围着苏瑾白转了一圈,插入了她的后背。

    苏瑾白只感觉浑身火热,所有的力量都积蓄在后背,便随着自己身体的本能,张开了双翼。

    轻扇翅膀,便轻飘飘的双脚离地。

    “天哪,这……恐怕是上品灵器?”李洪尧站在苏瑾白的脚下,抬头仰望着那一对纯白散着金光的翅膀,心中的震撼不是脸上的表情可以表达的。

    从未见过如此自然好看的飞行法器。

    “仙器。”崖禄江抬眼,很嫌弃李洪尧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带着自豪,轻轻吐出这两个字。

    只要是他见过的宝贝都可以过目不忘,这个东西当初在飞舟上掉落时,他盯了许久。

    “仙……仙器。”李洪尧不禁流露出羡慕的眼神,大佬不愧是大佬,这两步都不愿意自己御风,反而选择“化羽登仙”。

    尽显强者气势。

    苏瑾白要是真会飞,她就不装这个逼了!

    飞的时候虽然很爽,但是看着周围人羡慕的眼神,不由得吐槽圆真,地上待不开,他非要上天,咋不和太阳肩并肩呢?

    害得不会飞的她也得想办法飞起来。

    苏瑾白很快轻飘飘的落到了圆真的身旁,发现自己穿上法器气后可以在空中站立,便将闪瞎人眼的翅膀收了起来。

    “圆真大师。”苏瑾白摸不清圆真的路数,所以说话的时候态度中规中矩,是带着两分尊敬的。

    但是……

    最怕空气突然沉默,圆真好似根本就没有听见刚刚苏瑾白的声音一样,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继续观看比赛。

    似乎苏瑾白还打扰他了。

    苏瑾白十分汗颜,这死傲娇脾气!!

    “大师,不知可不可以借一步说话?”苏瑾白沉住气又问了一句。

    “大师?”苏瑾白满脸黑线,她再怎么说也是个表面看起来的大乘期,就这么被人无视,她不要面子的吗?

    “大师,你这轿子坐的可还舒服?”

    “大师,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法海的?”苏瑾白默了一下,“他脾气跟你很像。”

    苏瑾白尽管已经使出了浑身的解数。

    圆真:你说你的,理你算我输。

    “大师,天太热了,你这轿子太厚。”苏瑾白刚刚完全是因为有求于人,现在也被惹得有些不耐烦了,所以恶趣味了一把,直接伸手去掀粉红色的轻纱。

    “哪来的苍蝇,竟打扰本尊观看比赛。”圆真大师依旧躺在塌上,终于开口了。

    但一开口说的话就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圆真在炼丹方面的造诣再怎么了得,他也只是金丹期的修士啊,仙元大陆强者为尊,他怎敢恃才傲物到这般田地?

    就不怕尊者恼羞成怒杀了他?

    被怼了的苏瑾白:“……”

    来到这个世界,因为有强大的外表,还没受过这种气。

    但是一想是为了白逍遥……姑姥姥忍了!

    苏瑾白可以清楚地看到轿子里的人是出了一只手,死死的攥住了轻纱。

    这圆真大师似乎很见不得人?不知为何苏瑾白想到了宗门里那几个成日里穿着黑袍的筑基期长老,不过很快就摇开了自己的思绪,他们和圆真根本不是一路人。

    “大师,若你愿帮我炼制丹药,我愿……开三倍的价格。”苏瑾白明白圆真不是李洪尧这么好糊弄的,一咬牙,说出了自己最大承受的值。

    苏瑾白对圆真的态度本就让人吃惊了,说出的话更是耐人寻味。

    李南羿心灵再次受到了震撼,圆真大师不过金丹修为,苏瑾白身为大乘期尊者,若想要圆真炼丹……绑回去不就是了。

    殊不知,苏瑾白如果真有那么实力,早就绑了。

    “我从不帮人炼制丹药。”

    “你帮我炼制的这一次,我们就算当交个朋友以后如果有生意的话,我还会帮你介绍。”苏瑾白挑了挑眉,没有帮人炼制过,就是不知道这怎么做多挣钱,有钱赚绝对不会不做的!

    “勿打扰我观看比赛。”圆真的轻纱轿帘从始至终就没有掀起过,倚在轻箩软榻上的他姿态轻狂,更没有看苏瑾白一眼。

    仿佛在跟空气说话。

    “圆真大师这是什么臭脾气!”苏瑾白脸黑,

    不仅把她当空气,更视钱财如粪土。

    苏瑾白感觉她和这位圆真大师八字不合,不,是三观不合!

    “大师的脾气一向……很好。”虽然是笑着的,但是欲哭无泪,更不敢哭出来。

    这位挑剔的圆真大师可是早在丹盟大会开始前就来了,天知道他这两天怎么过来的,就连亲手创办的比赛都没能参加,天知道他心里究竟有多痛。

    “真好。”苏瑾白说话的时候也是咬牙切齿。

    谁让圆真大师牛逼呢,没有参加什药联盟,都被李洪尧这么供着,真正的炼丹水平,不知已经到了几级。

    “咳。”崖禄江看了一眼轿子,格外的心虚,“这算脾气好的了。”崖禄江无奈的摇头。

    “什么?”苏瑾白猛的回头,轻轻蹙眉,“你跟他很熟?”

    “”

章节目录

不会真有人以为我也是大佬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屋只为原作者安陌X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陌XI并收藏不会真有人以为我也是大佬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