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段音离脚步一缓。

    这话说的……

    乍一听似是在心疼她,可细一想却总给人一种她是扫把星的感觉。

    绕过大插屏,段音离瞧见了说话之人,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身着象牙色缕金挑线纱裙,外罩一件石青色缂丝蝶纹褙子,容貌清秀,气质温婉。

    段音离对她有些印象,因着她回府那日除了江氏就属这女人哭的最欢。

    她名唤孙绮,乃是段老夫人的内侄女,之前带着兄弟投奔了来,一直住在这府上。

    按照辈分,段音离还应当唤她一声“表姑”。

    孙绮没想到自己方才提到段音离他们一家人就来了,脸上有尚来不及掩饰的怔愣,回过神来她赶忙起身,“表哥,表嫂。”

    段音离也乖乖叫人,“表姑。”

    段老夫人一手按着额角,另一只手轻轻挥了挥,“都是一家人,坐下说话吧。”

    众人依言落座。

    孙绮为老夫人斟了一杯茶,眼睛却时不时瞄向段音离,“梨香院发生了那样骇人听闻的事情,想来阿离吓坏了吧?”

    段峥皱眉,纠正道,“表妹慎言!那厨娘是坠湖身亡,与梨香院有何关系!”

    方才进门时他也听到了孙绮的那句话,甭管她是否真的有心编排他女儿,总归那话他是不愿意听的。

    见段峥面沉似水,江氏也目露不悦,孙绮心下一惊,赶忙解释,“表哥表嫂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原是担心阿离是以才有此一问……”

    段音离面无表情的道谢,“多谢表姑关心,我并不害怕。”

    “嗯……不怕就好、不怕就好……”

    “人又不是我推进湖里的,她纵是变成厉鬼索命也不会来找我,自然没什么可怕的。”

    段音离的确是怀疑那厨娘死于非命,但她眼下并不确定凶手是谁,有此一言不过是为了造势,像借由下人的口宣扬一番,想着令幕后之人自乱阵脚也好。

    没想到她这话一出,竟吓得孙绮打翻了才从老夫人手中接过的茶盏。

    “砰”地一声,茶盏裂碎,锋利的瓷片崩的到处都是。

    老夫人被吓了一跳,“呦!这是怎么了?”

    “都怪我毛手毛脚的吓到您了……”

    “无妨,叫人收拾了就是了。”老夫人倒是没在意,转而对段音离道,“阿离不可胡说八道,那厨娘是失足落水淹死的,哪里来的什么冤鬼索命!”

    “是,阿离知错了。”

    段音离想,这高门大院果真锻炼人,这才几日啊,她如今都学会睁眼说瞎话了,若是四师父知道了不知要如何欣慰呢,怕是要激动的老泪纵横。

    事实上,她并不知错。

    她根本不相信那厨娘是意外落水而死,尤其是方才瞧见孙绮那类似做贼心虚的反应她就更不信了。

    不过老夫人信。

    段音离从前在药王谷的时候曾听六师父给她讲,说那富庶之地的大户人家都喜欢一句话叫“家丑不可外扬”,下人的性命在他们眼中远敌不过名声来的重要。

    也许老夫人不是没有怀疑过厨娘的死有蹊跷,只是她更愿意相信那是一起意外。

    段音离没有打算弄清楚厨娘的死因以慰她在天之灵,一来她没有那个闲工夫,二来她也没有那个善心。更何况,她基本已经可以确定那厨娘曾有意害她娘亲,她不让对方曝尸荒野或是直接鞭尸就不错了。

    因着段峥稍后还要进宫当值,江氏也要回去用药,是以便先一步离开了画锦堂。

    段音离急于尽快调理好自家娘亲的身子,是以对那只貂儿势在必得,想着今日再去醉霄楼堵一堵它,便起身对老夫人恭敬道,“祖母,阿离今日还想出府一趟。”

    老夫人语气不悦,“昨日不是方才出去逛过吗?”

    “没逛够。”

    “……”

    老夫人眉心狠狠一跳,暗道这孩子怕不是玩野了吧。

    她正思量着该如何教导这丫头一番,就听一旁孙绮的声音轻柔响起,“阿离想是从前在外面自由自在惯了,如今忽然回了府中便觉得拘的慌。

    可阿离莫要忘了,你如今的身份是太医府的大小姐,可不能像从前那样没说没管的了。

    你年纪小闹了笑话不要紧,却会让人笑话咱们府里没个规矩似的。”

    段音离轻轻摩擦着两指,莫名觉得手痒,想给人扎针儿。

    她转头看向孙绮,那双眸子极美,却盛满了疑惑,“咱们府里?”

    她语气平静,不似嘲讽,仿佛自己只是问了一个理所当然的问题,可偏偏是这般毫无起伏的语气更加令人感到刺心。

    至少孙绮就感觉自己的心针扎一般的疼,脸被人扇了一巴掌似的火辣辣的。

    她一扫方才端庄温婉的模样,羞愧的低下了头,掩在袖管下的手紧紧的绞着帕子,难堪的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再次开口的声音都低了几分,细如蚊讷,“……是、是我一时失言了。”

    老夫人微合眼睑养着精神,对这一幕毫不知情似的。

    其实她也觉得这个侄女话有些多了。

    自己这个当祖母的还没说话呢,她这个做表姑的倒是教训起人家孙女来了,怎么看都是不合适的。

    怼完了孙绮,段音离没忘记自己最初的目的,又对老夫人说,“祖母,阿离出府非全是因为贪玩,也是想要见见世面。

    阿离自幼生于乡野,不曾到过长安城这样的富庶之地,瞧什么都觉得是新鲜的,恐日后在人前闹了笑话。是以阿离想着,若是见得多了也就司空见惯了,您说呢?”

    “嗯……倒也在理……”老夫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除却段音离这番话的确说的像那么回事儿的原因,还有一点便是老夫人不忍心拒绝她。

    她并未表现的可怜兮兮,但恰恰是那份平静被老夫人误当成了是隐忍,心里的怜爱便一股脑的往外冒,原本想要教导的话也都变了一番模样,“去吧去吧,怪可怜见儿的。记得多带些银子,看上什么喜欢的便买回来。”

    “多谢祖母。”

    孙绮见老夫人眨眼之间变了态度,便心知自己方才那番话定是惹她不喜了,是以便没再自讨没趣儿,“那侄女就先回去了。”

    经过段音离身边的时候,正好她也准备离开,起身的时候不小心撞了她一下,孙绮臂上一痛,针刺一般,眨眼间便没了痛感,仿佛一切只是她的错觉。

    ------题外话------

    *

    大奇:她出手了!她出手了!她又出手了!

    阿离一脸乖巧。

    大奇:阿离阿离,问你个事儿呀。

    阿离:嗯,你问。

    大奇:你认识一位姓容的嬷嬷吗?可能跟你沾点偏亲,她也特喜欢给人扎针儿o(* ̄︶ ̄*)o

    阿离:容嬷嬷不认识,但我知道一个叫封北霆的,听说他喜欢删人存稿,你要认识一下吗?

    大奇:……

    又是被反杀的一天o(╥﹏╥)o

章节目录

江山谋之锦绣医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屋只为原作者公子无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无奇并收藏江山谋之锦绣医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