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俏,你今日进宫,可不要去得罪慕千兮。”

    齐云俏一想起自己今天出门的时候,父亲特地叮嘱的话语,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十分难看起来。

    她堂堂齐家小姐,居然还要看一个臣女的脸色,凭什么!

    尤其是齐云俏一想起和慕千兮的旧怨,心中对慕千兮就越发嫉妒怨恨,总觉得慕千兮就是凭借她那张狐狸精一样的脸,才将众人迷得团团转,大家才不知道她的阴险恶毒!

    “哼!本小姐姑且不跟你这样的人计较!”齐云俏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不敢不听齐家主的话,她扬起下巴不屑地望向慕千兮,冷笑一声道:“本小姐看你这个麻雀到底能够飞多远!”

    慕千兮淡淡笑道:“那就不劳烦齐小姐操心了,至少我现在已经比齐小姐飞得远。”

    “你!”齐云俏被慕千兮堵得差点没有喘过气来,她自觉说不过慕千兮,用手指着慕千兮想要骂人,可是被秋娘带着杀意的目光一扫,又害怕得忍不住接连后退了两步。

    等到齐云俏反应过来的时候,慕千兮已经被一大群人簇拥着离开了。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这个慕千兮,贱人!该死!”齐云俏破口骂道,一把将凑上前来准备安慰她的张醉莲推开,“你也给我滚开!贱人,说得那么讨厌慕千兮,干嘛刚刚还要去给她道歉!”

    张醉莲知道齐云俏这个齐家小姐一向高傲,脾性很大,但是没有想到她这么蛮不讲理,明明自己还算是她的盟友,居然一会儿时间就翻脸不认人了。

    张醉莲甚至觉得那几个刚刚到达宫门口的小姐在嘲笑自己,脸上火辣辣地疼,但是她现在根本惹不起齐云俏,哪怕齐云俏只是齐家的一个庶出小姐,可是齐家这一辈就她一个女儿,再加上齐贵妃对她的宠爱,她也是张醉莲得罪不起的。

    张醉莲眼圈一红,带着哭腔道:“齐小姐,我是真的讨厌慕千兮,刚刚也是怕您得罪了慕千兮,回去不好给齐大人交差,才拦着你的,我要是知道慕千兮是那么嚣张不讲理的一个人,就不拦着你了……”

    张醉莲说得十分的委屈,一副替齐云俏着想的样子,“齐小姐这样的身份,被慕千兮那种小人得志的贱人脏了眼,多不值得呀……”

    她一边踩低抹黑慕千兮,一边捧着齐云俏,再加上十分无辜的表情,齐云俏虽然脸色依旧不好看,但还是没有之前那样骂她了,只是冷着脸道:“哼!算你识相,走吧,跟本小姐一起进去!”

    张醉莲垂着头应“好啊”,遮住了眸子里的恨意,这些人,总有一天,她会让她们都付出代价!

    “安元郡主,齐妃娘娘她们就在前面了,奴才只能送您到这里了。”顺子将慕千兮她们带到了宫殿之外,小声道。

    慕千兮抬头望过去,只见前方花团锦簇,各色菊花纷纷开遍,将整个宫殿衬得喜气洋洋,路边好几个宫女垂头侍立,前面隐隐传来好几声欢声笑语。

    秋娘皱了皱眉询问顺子,“你们都不通报的吗?”按照以往宫宴上的规矩,若是宫妃已经在宴会场地了,那么官家小姐这些进去的时候,就要有宫婢或太监进去先行通禀一声,免得冲撞到了里面交谈的宫妃。

    秋娘虽然对宫中的规矩不甚熟悉,但是因为现在经常跟着慕千兮进宫这些,特地地去了解了一番,而且还准备这次宴会后,请一位宫中出来的嬷嬷专门去郡主府教导她们几个丫鬟的宫中礼仪。

    顺子摇了摇头道:“齐妃娘娘先前专门吩咐过,说让安元郡主到了之后,直接进去便是。”

    秋娘却总觉得不对劲。

    “小姐,要不我们晚点再进去吧?”秋娘道。

    琴书道:“怕是不行,现在时间已经有点晚了。”

    “齐云俏她们都还没有到,不算晚。”秋娘道。

    慕千兮皱了皱眉,正准备说话,就听见身后有人笑着道:“慕小姐,不,安元郡主,你在这里站着做什么?”

    慕千兮转过身一看,是芙玉公主,她笑了笑道:“让公主殿下见笑了,只是许久没有参加这样的宴会,有些不清楚规矩,不知道是不是该就这样进去。”

    芙玉公主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顺子,一下子明白过来,笑道:“你跟我一同进去吧。”心中却是暗道,难怪三哥非要她早早过来,齐妃现在胆子是越拉越大了,在宫中都敢直接下慕千兮的面子,就不怕父皇知道了对她不满吗?

    慕千兮笑了笑:“那就却之不恭了。”说着,便上前两步,微微落后芙玉公主半步,走在她旁边。

    “不知道安元郡主可否给我讲一下丰明郡的事情?我久居宫中,只听说丰明郡的传染病危险,却鲜少听到具体点的消息,心中也好奇着……”芙玉公主微笑着道,她声音温柔,语速缓慢,让人有一种如沐清风的感觉。

    “自然可以。”慕千兮心知芙玉公主是在找话题和她聊天,避免两两无言的尴尬,也笑着将丰明郡的事情选了几样出来,给芙玉公主慢慢讲。

    “芙玉与慕小姐,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不知不觉间,慕千兮已经跟着芙玉公主走进了园子里,齐妃和另外两个宫装女子坐在一个亭子之中,她们三个身边还站着坐着好几个青葱少女,穿红着绿,大家都是精心打扮过的,看上去光彩照人,人比花娇。

    齐妃坐在最中间,摇着一把团扇道:“瞧瞧她们两个,这一眼望过去,不知情的还以为是一对双胞胎姐妹呢!”

    芙玉公主今天也穿的是一身正红色的宫装,梳的飞天髻。

    她听见齐妃的话,眼睛也不眨一下便道:“齐妃娘娘老是爱开我的玩笑,我与安元投缘,本来就情同姐妹来着。”仿佛根本没有听出来齐妃挑拨的意思。

    齐妃拨了拨指甲,笑吟吟地道:“你性子好,我们当然要开你的玩笑,淑妃妹妹,惠妃妹妹,你们说,是不是?”

    喜欢战王狂妃请大家收藏:(qingdou.net)战王狂妃青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战王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屋只为原作者凉音小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音小荷并收藏战王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