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他时,秦沫平静了很久的心泛起波澜,百里莞寅……像极了她认识的一个人。如此巧合,到底是要她知道些什么?

    百里莞寅身边跟着个小女孩,七八岁的样子,看着很机灵。听他说,她是幻境里的一个孤儿。百里莞寅怜惜她,便收留了她。

    百里家族身份,勾引起了李忘寒的兴趣,“百里家族贵为北祀隐世之家,底蕴深厚,实力深不可测。怎么几十年来,还没人发现这地方,没能救出前辈?”

    百里莞寅摇着头略显无奈,“北祀巫术盛行,但凡任何一个家族声势浩大派人出来,其他三国必定人心惶惶啊。”

    李忘寒坦然一笑,并没有因为自己的问题在老人家这里稍显幼稚而感到羞愧。

    一番交流下来,百里莞寅暗自欣赏起二人来。

    “我看你眼神似有清亮,似有深沉,不像平常官宦家的大小姐那般拘泥,果真不愧是从小到大人人皆知。”这话是对秦沫说的。

    “前辈说笑了。”没承让也没自贬。

    李忘寒赞道:“那还用说。宛歌小时候就是天才中的天才,别看她五年前灵力陨落了,医药方面可一点没落下。百里先生若是有兴趣,不如教授宛歌些巫术,也好给自己找个乐子。”

    百里莞寅看着她俩,笑意更深。

    他本苦于一身技艺无法传承,有这个想法,如今被李忘寒挑明,他也是个直性情的,便说:“哈哈,小兄弟如此洒脱,我自然要承你一分情,就是不知白姑娘的意思?”

    秦沫莞尔,略带歉意,“前辈的好意晚辈心领了,只是晚辈曾许诺过,除了郁爷爷,此生不再拜师。”

    百里莞寅惊讶了下,修灵之人应是广学他人之长,广交天下之友,她竟有过这样的许诺,可见对她口中郁爷爷的重视程度。

    可这事若不了了之,不免遗憾。

    “先生若在医术方面有困惑,可以随时找我探讨。”秦沫唇间的笑张扬了些许,似有些自豪,“毕竟,子笑神医徒弟的毒术,比起巫术说不定还会略胜一筹。”

    “你是子笑神医的徒弟?”百里莞寅震惊了。

    子笑神医名号,哪个医师没听说过?

    连同在李忘寒的惊喜的注目下,秦沫欣然点头。

    随后,又道:“晚辈身体有恙,不能过多活动,出来这么久,先告辞了。下次再和先生好好探讨一下。”

    在婉拒了百里莞寅的送行后,秦沫才在李忘寒的作陪下回去。

    百里莞寅望着秦沫渐行渐远的背影,不禁深思。

    这女子,典雅清丽,宛如池中之水,谈笑间别有一番风骨,傲气仍在,笑意不假。或许只有他这种把巫术中的心理术学修炼到一定程度的人,才能看得到她内心的惶恐和冷淡。

    分明爱这世间,却又恨着什么。

    一池春雨,西诗如歌。

    大抵如此吧。

    …

    牧成昱不放心别人,亲自认真地把平羌湖深深浅浅地找了好几遍,仍是没见到秦沫的身影,随着她消失的日子增多,他的心越来越沉。

    担忧一天比一天多。

    西御收到消息,白炎亲自带着人来找,依旧未果,并因此大病了一场,病好之后,整个人也不似以前那么精神。

    《重生之绝色天医》无错章节将持续在青豆小说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青豆小说!

    喜欢重生之绝色天医请大家收藏:(qingdou.net)重生之绝色天医青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重生之绝色天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屋只为原作者半生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生木并收藏重生之绝色天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