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星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上受采访的人,一言不发,直到官方频道最后的出品条结束,他才想到自己连直播都没关,下播前不经意间瞄一眼弹幕。

    @爱豆他不入脑:程星怎么一直盯着鹅神采访?

    @头等键盘侠:不是吧不是吧,不会又是鹅神的迷弟吧?亚军战队而已。

    @带好小马甲:之前程星和鹅神拍过一起还加好友!但好像被拒绝了。

    看着弹幕不断刷新,程星垂着眼眸摸起打火机,把自己耳后的烟拿了过来,点燃,随着烟草味入鼻腔他才缓过神。

    虽然不知道凭什么要和这群人解释,但他还是对着镜头径自说道:“我们之前就认识。”

    程星很早就认识顾辞,只是顾辞可能不太记得。

    刚上初二那会,因为爸妈离婚,程星跟着母亲如累赘般搬到了隔壁市的新小区。自己找了个阴凉处监督着搬家公司的工作,可是那让人仿佛烧着的夏天,再大的树荫也让人止不住的汗流浃背。

    在他眯着眼热的快要睡着时,一旁不知哪里冒出来的男孩擦了把汗,十分热情的凑了上来:“新搬来的吗?你住几栋?”

    程星见汗流浃背脸颊脏兮兮的他不屑地侧过了头,没说话。

    男孩却关切的上前一大步,热情地揽过比他高半头的程星,十分自来熟:“别害怕兄弟,我叫顾辞,以后这片我罩着你。”

    男生身上的泥点和刚打完球浓重的汗味让程星不禁皱了皱眉,两三步脱离了他的束缚。

    看到男孩的抗拒小顾辞也没在意,还扬了扬手里的篮球邀请道:“有空一起打球啊。”说完龇牙一笑朝他递了个眼神,大步向前走去,夏天的燥热并不影响男孩一蹦一跳的身影,程星微微挑眉。

    他从不是什么善茬,从前在学校打架斗殴,能惹事的他都做了个遍,哪有人敢这样没大没小的上来揽他的肩膀称兄道弟?

    这几年做得唯一好事可能就是床底下找篮球翻出了爸妈的离婚证,平时的打架斗殴帮爸爸找了个不要自己的理由。

    想到这,看向对面男孩手里的篮球都觉得可恨了起来。

    第二次见到顾辞是在班里,因为从隔壁市搬过来的缘故,程星的学籍也跟着转到了这个学校,他漫不经心地跟着地中海班主任走进了新班级,却看到了后排热情朝他招手的身影。

    他忍不住暗骂了一句:这小子怎么阴魂不散啊。

    “这位是程星同学,你来自我介绍一下吧。”

    “程星。”冷冷的两个字扔到了讲台上,还没等班主任接话他就烦躁的径直向最后一排位置走去。

    刚坐下就见斜前方的顾辞伸着脑袋热情邀请晚上一起去吃冰,接着就开始了喋喋不休的校园周边美食介绍,没睡醒的他听到他的声音脑子就“嗡嗡”响个不停,他不耐烦地别过头踹了一脚他旁边的凳子:“哎,你们学校最能混的都在哪打架啊?”

    无辜看热闹挨了一脚的牧晨州十分委屈:“靠...你别踹我凳子啊,在学校后墙。”

    他不在言语,校服外套整个盖头上,直接睡到了放学。

    不管是哪个学校,程星准备按部就班的找学校最能混的打一架,赢了以后替了他,输了躺医院一个月不用上课也是极好的。

    可这架最后也没打起来,因为他去了才知道,这片最混的人,是自己表哥。

    他自然也就顺理成章的混的风生水起。

    程星和往常一样叼着烟,慵懒地靠坐墙头上等着表哥放学,竟意外的看到了顾辞的身影,他微微惊讶,眼中不禁流露出了一丝兴趣。

    坐在墙头看了两三天后,程星也大致明白了顾辞的产业链:被收保护费的人找他求助后,他帮人.打架,赢了把钱要回去自己扣一半保护费,快输了的话旁边的牧晨州立马出来,把刚刚拍到打架的视频用来要挟要回保护费。

    啧,好一出打架版仙人跳。

    墙头上的程星微微眯着眼看着被威胁的人骂街般说着要报复的话语,这俩人却全然不顾抱紧钱脚底抹油,还给了被抢的人。那人感激涕零的分给了他俩一半,两个人拿着钱,嘚瑟地去了学校门口最热门的草莓冰店。

    好戏结束,程星单手一撑在墙上跳了下来向那边走去,他假装不经意间路过,瞥见里面的两个人毫不客气加着一勺又一勺的草莓酱,他不禁皱着眉倒吸了一口凉气,腻的舌头不自觉地舔了下后槽牙。

    后来的一段日子,程星每天准时准点坐在墙头上,追电视剧般的准时蹲点最佳位置观看顾辞收保护费,看他俩耍滑头也渐渐成为了他的日常。

    只是后来有一天出了点意外,原本形影不离的两人只剩下了牧晨州一个不能打的。

    出来混哪有不要还的呢?

    看着被四个人围住强装镇定却抖得不行的某人,坐在墙头的程星起身跳下拍了拍手,有些困倦的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地活动了下脖子。

    算了,帮他朋友这个忙吧,就当这段时间看戏交的门票了。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帮忙完后牧晨州十分感激,拖拉硬拽的把他弄进了草莓冰店。因为放学很久的原因店里的人并没有很多,虽然见他们来过很多次,但他却是实打实的第一次走进来,门口的奶奶笑盈盈地朝他点了点头,他有些手足无措,飞速错开了视线看向一边。

    这边牧晨州轻车熟路的调制着机器,程星脑海里突然闪过上次那两人半碗般的草莓酱,胃里不自觉地有些泛酸水,趁他要拿起勺子时他一把按住了他的手,皱着眉说道:“我不要酱了,吃冰就行。”

    后来的几天程星一直在学校里观察着顾辞的动向,在他身边故意路过碰撒他的水,走到他桌边故意蹭掉书,看着他眼里的怒火越来越重,程星有些不明所以。

    不对啊,我帮了你兄弟你一句谢谢都不说?

    直到放暑假前的学期末,程星到最后也没听到这句期待已久的“谢谢”。

    假期里因为妈妈出差去了国外,他被踢皮球般丢到了姥姥家,除了在家待着睡觉就是帮姥姥买柴米油盐酱醋茶。

    这天,在姥姥的再三催促下程星敷衍地穿好了衣服出门,刚迈出去第一步,扑面而来的热浪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高温持续地灼烤着大地,他只能不断加快了脚步争取快点完成任务,尽快赶回空调房里。

    可当他刚出小区门时却在马路上瞥见一个熟悉的车牌,他微微一愣,磕磕绊绊地跑向路边拦住了一辆出租:“师傅,跟上前面的车!”

    师傅停了下来看着没有跟上来的大人十分不屑:“小孩子学什么电视里的特工,回家玩去。”

    “我有钱!”

    这一句话瞬间让今天还没开张的师傅立刻振作了精神:“快上车!前面的车快走了。”

    随着路边的建筑越来越熟悉,前面的车缓缓驶入了他最熟悉的小区里。驾驶座上的陌生男人先一步下车,绅士的帮女人打开了车门,女人刚踏出去一步就被男人急不可耐的拽进了怀里,两人嬉笑着,相拥上了楼。

    看到这,程星整个人瘫到了座位上,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哦,这就是传说中的出差啊。

    下车时他翻出了身上所有的钱全付了车费,司机骂骂咧咧的拿着只够两瓶酱油的钱向外开去。

    程星没有理会,他有些麻木的抬起头看向那所谓的“家”却再也没有想踏进去一步的想法,只能漫无目的地转身向外走去。刚走到门口时却见前面工地围满了人,人群中间仿佛还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仿佛为了确认什么一般,他不自觉地迈开步子向前挤过去,听到旁边的人议论纷纷。

    “这两个孩子的父亲还都在里面啊。”

    “估计肯定也没戏了。”

    等程星忍着和别人黏糊糊的触碰终于钻进人群中央时,眼眸中不自觉的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他看着班里平时默默无闻,为人谦和的学霸歇斯底里地哀嚎,后面的顾辞却双手握拳也抑不住颤抖的身体,他瞪大了充血般的眼睛无神的望着抢救中的人们,眼眸中却再也没有了一丝起伏。

    那是人难过到了极致的模样。

    程星的心猛地一紧,虽然他并不觉得自己能有什么立场安慰人,但却只想和他说些什么,可他才刚走了两步后,整个人却像被钉在地上一样一动不动。

    他看到那个难过到极致的少年紧紧地抱住了发疯般的学霸。

    即使这种时候,两个受到同样伤害的人,他选择的竟然还是先去安抚别人。

    想到这,程星的嘴角浮起一丝冷意,冷冷地望着顾辞不知在他耳边说了什么,原本发疯般学霸瞬间安稳了下来,眉宇间却不由得多了几分厌恶。

    看着两人搀扶着离去的人影,他突然特别嫉妒。

    凭什么那个被安慰的人不能是他呢?

    ※※※※※※※※※※※※※※※※※※※※

    明天就要入v啦,正常万字正文掉落,请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至少买一下v后第一章吧qvq,v后第一二章的收益对全本来说真的很重要!

    思辞CP还有很多糖库存,入股绝对不亏,小提示:明天有掉落有两人一起直播糖!

    这是我的第一本书,能顺v真的超级感谢各位小可爱的忠实陪伴!真的没想到我写的文会受到这么多小可爱的喜欢,你们真的是我每天码字的动力源泉!每个评论我都会看,也谢谢大家给我的鼓励,以后也会继续加油哒!

    截止到凌晨十二点的感谢!

    感谢“35378220”的地雷一枚!

    感谢“素未谋面”的地雷一枚!

    同时还要感谢“微养”,灌溉营养液

    感谢“ ”,灌溉营养液

    PS:今天开始从第一章开始捉虫,以后的每一章也努力保证不会有错别字的出现!所以前面可能会有的章节改动,但内容不会变的!只是捉个虫,先给大家报备下~

    比心

    喜欢于医生别拔我网线(电竞)请大家收藏:(qingdou.net)于医生别拔我网线(电竞)青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于医生别拔我网线(电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屋只为原作者不吃狐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吃狐狸并收藏于医生别拔我网线(电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