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这里,纪堇兰想到自己这些日子的痛苦煎熬,不由得流下了眼泪。

    夏若莲愣愣的看着纪堇兰,好像不认识这个女儿一般。

    纪堇兰回头望着她,她也是真心疼过自己的,当时担心摄政王府逼嫁她带着自己和妹妹一起躲回了娘家,生怕自己嫁过去遭罪,虽然她也有想让自己高嫁为她谋出路的私心在,但那时的庇护是做不了假的。

    可惜这一切。在母亲想要加害六妹未成反而害了自己之后就变了,自己好像一个她斗败的证明,好像一个失去了待价而沽价值的货品。被她嫌恶,漠视;在她自己作恶被贬为姨娘之后,母亲似乎就已经疯了,她暗中联络右相出卖爹爹,将重心放在了清清白白的纪铃兰身上,指望她攀上高枝。每天抱着纪成轩要他去当和大哥一样的新科状元……

    往日里她羞于启齿,是因为自己失去了贞洁好像失去了说话的权利一般,而如今,在纪笙歌那日的鼓励下,一桩桩一件件被她压在心底的往事,她终于能够说出口。

    哪怕会被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她也并不后悔。

    纪堇兰咬着牙想着,若是家中觉得自己丢脸,她就收拾行李离开纪家,去一个边陲小城,孤身一人了此残生。

    谁料,头上突然覆了一只温暖的大手,纪臣尧看着自己瘦小无助的女儿,低声道。

    “好孩子,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都是他这个当父亲的没有做好,才会让孩子在她娘这里受了这么多苦。

    霎时间,纪堇兰泪如雨下。

    纪笙歌看着这一幕。心中也是一声叹息。

    也许若不是夏若莲性情阴暗,自私自利,她的这几个孩子也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纪臣尧也有同样的想法,只见他望向夏若莲的眼神中竟隐隐夹杂了一丝恨意,他寒声对着夏若莲说道:“事到如此,你还有什么可说?偷盗重要文书,想要暗中杀害府中贵女,甚至妄图出卖纪府,你三番两次揭露害人之心。我念着往日情分对你一再容忍,你却不知悔改,甚至想将我们一家老小都出卖,你知不知道那名录若是到了右相手中,我们纪府会是什么下场?”

    说到这里他转过了头,似乎不想再看夏若莲得脸:“休书已经写好,我会通报官府让他们来定你的罪,你若是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就现在对三个孩子说吧!”

    夏若莲听了他的话。不禁瘫软在地。

    她偷盗家宅,婚内失贞,还故意买凶杀人,若是纪臣尧真的休了自己再通报官府,恐怕她怎样都是个死罪。

    她一直以为最差不过被逐出纪府,还盘算着要多要些遣散费才行。毕竟她在府中多年,又为他生儿育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听到纪臣尧这番话,她才真有些害怕了。

    “老爷,念在妾身这么多年的伺候的份上,求求你不要报官,饶了妾身吧!”

    哪有百姓不怕官家的,任凭她夏若莲再怎么狠毒,听到要报官也吓了个半死。她疯狂挣开摁住她的下人,爬到纪臣尧的脚边死死的抱住他的腿求饶着,一张浮肿苍白的脸上满是恐惧和谄媚。

    纪臣尧却毫不犹豫的把她踢开。冷冷的说了八个字。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纪老夫人看自己的儿子没有再心软,也暗暗点了点头。

    这夏若莲就是一个祸害。若对她心慈手软,就是对她纪家的残忍。

    夏若莲见他当真心狠,当即号啕大哭起来:“好啊你纪臣尧,你当五品小官的时候求我嫁给你,我见你可怜才答应你!现在你高升了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吗?我为你生儿育女操持家中,为你照顾府中上下,我有哪里做得不好?都是这个纪笙歌!一定是她是什么妖物迷惑了你你才会变成这样的!你,你不能把我送到官府,我的铃兰,我的轩儿可怎么办啊,对,杀了纪笙歌。只要杀了她就会好起来了,我要杀了纪笙歌!”

    说完她便向着纪笙歌扑来,一旁五大三粗的家丁一把将她制服在地,他们早就得了纪臣尧的命令,一路拖拽着她便出了纪家的大门,向着官府而去。

    夏若莲的哭叫声一直过了好久才消失到听不见。坐在一旁的沈芸络不由一阵唏嘘,她是纪臣尧的发妻,却处处受她夏若莲的气,后宅都不宁,何谈什么为纪臣尧操持家中呢。

    自府中中馈回到自己手上,她才发现自己原本经营的好好的铺子这些年在夏若莲手中都被败光了,她真是好大的脸面,竟还敢提起自己的‘功劳’。

    纪笙歌心中没什么波动,正如纪臣尧说,害人终害己,一个人若是只靠残害别人来维持自己的地位,那得来的东西又怎么长久呢?

    就像这夏若莲,担心苏琴抢走纪臣尧的宠爱便将她发卖出府,担心她嫁给莫九尘影响自己的地位便三番两次找人欲侮辱自己,甚至在受了惩罚后仍不悔改,出卖纪府找人刺杀自己,可以说得上是极其心狠手辣,胆大包天了。

    最后落得这个下场,也是她罪有应得。

    纪老夫人见纪臣尧处理了夏若莲,眼睛便落在了下面纪铃兰和纪成轩的身上。

    纪铃兰小小年纪,却已经在她娘的教唆下变得如此恶毒;纪成轩更是冷血懦弱,不堪大用。

    她闭了闭眼睛,这才缓缓说道。

    “你们毕竟是纪家的儿女,血浓于水的亲情在这里,我已经和你们父亲商量过了,就将铃兰送上山去,到静宜师太身边修身养性,而成轩则去莫将军的军中打磨一番吧,等你们确实清掉了这一身恶意,再回到纪家不迟。”

    否则凭纪臣尧和纪老夫人这样对他们的娘亲,以他们现在的心性必然极为怨怼,若是闯出什么大祸来可实在难以收场。

    纪笙歌也觉得这样处理很妥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纪府中的事必然会传出去,让他俩就这样离开传言中心,反而是一种变相的保护。

    但愿他们二人能理解老夫人的苦心。

    《重生毒师:路痴王爷有点萌》无错章节将持续在青豆小说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青豆小说!

    喜欢重生毒师:路痴王爷有点萌请大家收藏:(qingdou.net)重生毒师:路痴王爷有点萌青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重生毒师:路痴王爷有点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屋只为原作者神心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心玉并收藏重生毒师:路痴王爷有点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