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树岭深处,空荡荡的林子里只剩姬若与他的随从三人,在他们面前,悬着一方黑雾凝成的水镜。

    晦暗的黑水镜划分为三个画面,其中正是云灼然四人。

    姬若不禁得意,看着被分开的四人,最终盯上沈灵枢。他今夜本就是要杀沈灵枢的,不过……

    他又看向中间的水幕,见到厉剑茗灿烂的笑容,始终咽不下这口气,“幻魔,给我杀了这个人!”

    “是。”

    回应姬若的并非身后的随从,竟是那一面煞气冲天的黑水镜,沙哑而透着童稚的话音落下,昏暗镜中略过一条黑影,转瞬隐没其中。

    这时,陷落邪阵的云灼然和厉剑茗正在无尽黑雾中寻找沈灵枢二人,自进了这个邪阵,沈灵枢和陆栖就不见了,还偶有魔气前来骚扰。

    一盏茶内,二人遇到了几次偷袭,而掉进邪阵时,他们就感觉到修为被阵法规则压制,就算云灼然实力并非表面的金丹,也被压制了。

    云灼然便想到,在这个阵法里,修为显然并不那么重要。

    所幸,云灼然修为高,不至于被压制得太过,他们目前还是安全的,只是厉剑茗很快走不动了。

    修为一旦被压制,就再无法抵御体内余毒,厉剑茗意识昏聩,浑身难受,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

    “不行,我走不动了……云灼然,你别管我了,先走吧。”

    云灼然缄默地看着他,邪阵中危险莫测,尤其是被姬若误认成自己,还得罪过姬若的厉剑茗。

    厉剑茗垂头丧气地说:“咱们都只是金丹,可你才刚结丹,肯定比我差点,而且在这邪阵里被压制得太惨了,你带着我,恐怕走不远,你就别管我了,先去找你两个师兄吧。”

    云灼然淡淡道:“好。”

    他回答的太快了,厉剑茗不由顿住,吸了吸鼻子,眼神幽怨地看着他,“你这么爽快……好吧,你安心去吧,我不会怪你无情……哎!”

    头顶忽然被云灼然放了一只软绵绵的黑团,厉剑茗惊了。

    在云灼然怀里待得好好的,没想到自己会突然被云灼然扔给厉剑茗的心魔也呆了,不可思议地瞪着小黑眼,可怜又委屈地看着云灼然。

    “哥哥!”

    云灼然轻轻摇头,抬手凝起一道灵力打在厉剑茗脚边,灵力落入地面,倏然化成一个金红光圈。

    “你待在结界里,不要出去,我会尽快找到两位师兄回来。”

    厉剑茗恍然回神,心中动容,又是一脸惊奇地看向地上方圆半丈的金红光圈,他眼下头脑昏沉,却也明显地察觉出这道结界很坚固。

    他心想,云灼然还是很厉害的。

    叮嘱完厉剑茗,云灼然也不忘暗中吩咐他可怜的小心魔。

    “看着厉剑茗,别让人死在我们身边,哥哥很快回来。”

    心魔急道:“我想跟着哥哥!”

    云灼然道:“乖。”

    心魔闷闷道:“蔚然不乖。”

    云灼然心下好笑,“只这一次。”

    好吧。心魔努了努嘴,还是不开心,不过也没有再反驳。

    心魔从不忤逆他。

    意识到这一点,云灼然眸光柔和下来,揉了心魔一把。

    厉剑茗呆呆看向头顶,发觉这是云灼然最喜欢的灵宠,忙拍着胸口跟云灼然保证,“人在灵宠在!”

    云灼然很清楚,他的那道结界难破,其中融合了天擎宗的明光咒,只要待在结界内,厉剑茗定然安全。只是厉剑茗不知内情,到了紧要关头还这么贫嘴,让他有些啼笑皆非。

    云灼然摇摇头,深深望了小黑团一眼,转身走进黑雾。

    在他走后,一双血红眼睛自黑暗中鬼祟探出,看看云灼然的背影,又看看另一边安坐在金光结界中的厉剑茗,缓缓地向他飘了过去。

    云灼然似乎浑然不觉,放出神识查探,化神期的神识却仍看不清这片黑雾。支撑法阵的阵眼只怕不弱,无奈之下,云灼然只得换一个法子,他闭了闭眼,随后垂眸凝视左手。

    很快,小指和中指现出两条红线。中指那条红到发黑的线源自身后,是和厉剑茗在一起的心魔。

    而小指的那条深色的红线在前方,是沈灵枢所在的方向。

    顺着红线指引,云灼然走了两刻钟,便听见远方有声音传来。他正欲赶过去,忽的身形一顿,快速后退两步,一股腥风于此刻擦过耳廓,阴冷如坠冰渊,黑影在视野中闪过,一击不成后迅速折返,直奔云灼然。

    果然,又是一只魔气化成的邪祟。

    然而没等云灼然掐诀反击,一道流光悄无声息自斜后方出现,一剑便击溃了这团魔气,熟悉的凛冽剑气随后出现在云灼然身后不远。

    “云师弟可有受伤?”

    是陆栖。

    云灼然回头见着人,神色一松,“我无事,多谢陆师兄。”

    陆栖高大挺拔,无论何时都能给人一种可靠的安心感,即便修为被压制,他的剑意仍是很强。他见云灼然身旁无人,不由眉头一紧。

    “你一个人?”

    云灼然道:“厉剑茗正和我的灵宠在一起,我刚出来找人便见到陆师兄,不知沈师兄在何处?”

    陆栖神色紧绷,“并未见到沈师兄,我入阵后只找到你。”

    云灼然点头道:“这阵法邪门,我和厉剑茗先前找了一段时间,也未找到破阵之法,不如我们先找到沈师兄,回去与厉剑茗汇合再说?”

    很多话云灼然没解释,陆栖也能猜到厉剑茗现在情况可能不是很好,否则不会被云灼然丢下。他很赞同云灼然的安排,便要与云灼然去找沈灵枢,刚应好,远方忽然传来一阵灵力波动,二人都清楚地感觉到了。

    云灼然低头看向手中红线。

    陆栖脸色一正,“是沈师兄?”

    确实是红线延伸的方向。

    云灼然没回答,只快步赶去。

    传来动静的源头不远,不过多时,云灼然和陆栖便赶到了,果真见到一个熟悉的白衣人影,等看清楚对面的景象时,二人都是一惊。

    沈灵枢正与一个由黑色魔气凝成的巨人斗法,对比之下,他显得渺小极了。那巨人高约十丈,身形异常健壮,脸上覆了一层银灰雾气,看着像面具形状,让人无端有些眼熟。

    毋庸置疑,这个魔气凝成的巨人很强,至少在金丹巅峰,而看沈灵枢的状态,应当也被压制修为的他明显有些吃力,正想方设法抽身逃离,那巨人便在此时发出了一声嗤笑。

    “天道宗的未来宗主也不过如此,师父是天道之下第一人,不曾想徒弟却是个不堪一击的弱鸡!”

    话中满满的嘲讽与不屑,但此刻更叫人在意的是这个声音的主人,那种奇妙的熟悉感涌上心头。

    沈灵枢往后飞掠出数丈,方才落地,闻声猛然惊觉。

    “姬少主!”

    陆栖与云灼然也猜到了。

    巨人哼了一声,插起腰,居高临下俯视着沈灵枢,独属姬若的暴戾又稚嫩的嚣张语调响起,“猜到了也无妨,就算你修为比本少主又如何?名声比本少主响亮又如何?在这阵中,本少主就是比你强,你死定了!”

    沈灵枢不禁沉默,他感觉姬若是在记恨刚才厉剑茗说他名声不显的话,而且他之所以会弱……

    还不是因为邪阵把他的修为压制到比姬若弱的地步吗?

    这时,远处的厉剑茗目送云灼然离去后,将趴在脑袋上的小黑团抱下来,捧在手心仔细端详。

    “嘿,小东西还挺别致。”

    心魔沉浸在被哥哥扔下的悲伤中,实在很烦厉剑茗的骚扰,小尾巴用力抽了厉剑茗戳他的手指。

    厉剑茗顿时疼得抽气,小黑团见状暗自哼了一声,便从他手心上跳了下来,趴在地上继续伤感。他又忍不住嫌弃,哥哥身上香香软软的,可舒服了,可厉剑茗又黑又瘦,连手心都是硬邦邦的,他好想去找哥哥啊……

    厉剑茗没想到这小东西不但很别致,气性还不小,他揉着略微泛红的手指,竟疼得清醒了几分,一时有些惊喜,“我好像没那么晕了。”

    他低头对上心魔扑闪的小黑眼,“要不你再抽我一下?”

    心魔冷漠地往外挪了挪,用警惕的眼神回答:你有病!

    厉剑茗从中得到了快乐,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接着逗弄心魔,扰得心魔好几次想咬断他的手指,他却又飞快躲开,气得心魔浑身发抖。

    厉剑茗大笑起来,耳尖一动,忽然听见一道细弱的女子哭声,他先是一愣,瞪大双眼看着炸毛的小黑团,“哇!原来你是个女孩子啊!”

    心魔整个黑团顿时杀气四溢,这个傻子居然敢说他是女孩子!他好气!可是想到哥哥走前的话,他只能忍住,转头示意厉剑茗往外看。

    黑暗中,貌美少女跌跌撞撞地路过,时而惊恐回头,似乎正被什么追赶,素白衣裙和苍白脸蛋格外夺目,泪盈于睫,甚是楚楚可怜。

    厉剑茗看了好一会儿,才确定了刚才的哭声是这名少女发出的,他张口欲言,然而等到少女一步三回头地跑远,才失望地看着小黑团问:“那你到底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啊?”

    心魔忍了忍,没能忍下一肚子的火气,一口咬住厉剑茗……

    的衣袖。

    心魔气愤又委屈的想,等哥哥回来,一定要跟哥哥告状!

    结界外头,幻魔化身的少女特意哭了半天,等跑过去之后却无一人搭理,还听见厉剑茗这样的话,它很不可置信,又怀疑它跑太快了,厉剑茗没有看清楚。思索了下,它又从黑暗中跑了回来,虚弱地倒在结界外。

    “救救……”

    “等一等!”不等少女将求救的话说完,厉剑茗一把捞起心魔,往后缩去,神色惊恐,如同见了鬼一般,“不是我推的!不要找我啊!”

    ※※※※※※※※※※※※※※※※※※※※

    捉虫,不好意思,又更晚了,明天我会尽量赶早的_(:з」∠)_

    感谢在2020-06-26 00:51:10~2020-06-28 00:55: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1252403 10瓶;溪里没有水 6瓶;123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当炮灰男配捡到剧本请大家收藏:(qingdou.net)当炮灰男配捡到剧本青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当炮灰男配捡到剧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屋只为原作者姜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姜鱼并收藏当炮灰男配捡到剧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