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人姬若高大的身形异常灵活,他不按常理出牌,不给沈灵枢回话的时间就又冷不丁动手,恰在姬若拳头落下前,一道剑光划过黑雾直指后心,察觉到那道冷冽肃杀的剑意,姬若咦了一声,反应迅速地撤手躲开。

    姬若踉跄一下,一掌狠狠拍飞紧追不舍的灵剑,却见灵剑自半空折返,转头飞向后方,剑修一抬手,覆着杀气的灵剑便乖乖落入手心。

    姬若瞧见远处二人,显然有些吃惊,“这么快就来了!”

    陆栖和云灼然相视一眼,一前一后赶过来与沈灵枢汇合,见沈灵枢发丝有些凌乱,实则还未受什么伤,云灼然又回头多看了姬若一眼。

    这绝非姬若的本体,而是魔气化身,但姬若的修为最多只有金丹期,按理来说至少也要化神期才能分出化身,可他在这邪阵中却办到了。

    三人会面,陆栖简明扼要道:“此阵诡异,不宜久留,我们先和厉道友汇合,再寻破阵之法。”

    沈灵枢点头,又同陆栖拱手,“多谢陆师弟出手相助。”

    姬若在边上看的烦躁极了,闻言嗤之以鼻道:“别异象天开了,就算你们所有人都汇合了,也是逃不出本少主精心改良过的诛仙阵的!”

    巨人声如洪钟,震得云灼然不适皱眉,仰头望了一眼。

    也不知姬若怎么想的,把自己化身弄成个巨人,看一下要把脖子仰断。云灼然无意再看,回头与二人道:“这绝非诛仙阵,不知二位师兄是否与我一样,自我们入阵后,我的修为便被法阵压制,金丹只剩筑基期。”

    实际上,云灼然没被压制得太过,这是厉剑茗提供的数据,他是从化身后期被压制到元婴巅峰,想来是因为开启法阵的人比他弱太多。

    但众目睽睽,不到关键时刻,云灼然不会出手暴露自己。

    沈灵枢道:“我是金丹中期。”

    陆栖点头,“一样。”

    果然如此。云灼然面露了然,偏头瞥了巨人一眼,“他将我们的修为都压制到在他之下,到底是有意为之,还是他只能做到这个地步?”

    闻言,沈灵枢眸光一亮,惊喜地看着云灼然,“师弟所言有理,若是我们被分散也是不得不如此,那么只要我们几人联手,或可破阵?”

    陆栖也已握紧灵剑。

    被三人忽略的姬若本就不满,一听他们的话,当即凶巴巴地说:“你们嘀嘀咕咕什么呢!别做梦了!在我的阵法里,我就是最强的!”

    见他如此着急,沈清枢就知他们的推断方向对了,他心头一松,从容笑道:“如此看来,待我们拿下姬少主,就可以离开这个邪阵。”

    姬若呵呵笑道:“你想得美,阵眼都没找到还妄想破阵?”

    话音猛地一顿,整个巨人紧绷起来,三人却是面露恍然。

    沈灵枢道:“他不是阵眼。”

    云灼然便问,“那阵眼在何处?”

    姬若一时得意被几人套了话,此刻既懊悔又恼怒,他瞪着这些天道宗的人,心说这群人一个比一个讨厌,不过很快,他又恢复了自信。

    “反正阵眼不在这里,你们也绝对找不到。”姬若拿眼角俯视几人,高高在上地说:“就算你们三个能跑,我今晚至少能留下一个人。”

    云灼然眸光一闪,惊觉什么。

    “杀不了沈灵枢,那就杀云灼然。”果然,姬若洋洋得意道:“反正都是顾神枢的徒弟,听说天擎宗也很关心云灼然,我偏要你们没脸!”

    本有些紧张的沈灵枢和陆栖听到这话,看看巨人姬若的嘚瑟姿态,都一言难尽地看向了云灼然。

    却见云灼然面容平静,淡漠如旧,仿佛早有预料一般。

    没有看到预料中他们被吓到的表情,姬若稍微困惑了下,便召出魔剑,如今他是巨人形状,魔剑也变成了巨大的黑色长刃,煞气冲天。

    姬若手持魔剑,高大的身形立在三人面前,自觉威武极了,“别挣扎了,你们是不可能逃出我的诛仙阵的!别妄想引我说话拖延时间!”

    沈灵枢和陆栖见状神色一紧,一左一右护在云灼然身前,“云师弟,你先走,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我和陆师弟会尽快赶来找你!”

    陆栖也道:“你先走。”

    “哈哈哈!”姬若把魔剑抗在肩头,无情地嘲笑道:“都到这关头了,还在这里表演兄弟情深……”

    巨人说着猛的一顿,魔剑插入地面,发出轰然一声巨响。

    沈灵枢和陆栖正欲出手。

    云灼然忽然淡淡出言,“别急。”

    沈灵枢二人便回头看他,云灼然冷静如旧,示意他们望向巨人——巨人姬若身上的浓黑魔气翻滚着,煞气异常浓烈。但他没有再动手,高大的身形变得僵硬,他的魔剑竟然自剑尖一点消失,化作黑色雾气散去。

    二人相视一眼,皆是不解。

    魔气化成的长剑被风吹散,巨人身躯也变得佝偻,委顿下来,最后姬若悲怒交加的痛斥一声——

    “云灼然!”

    沈灵枢二人纷纷看向云灼然。

    云灼然悄然抬手轻按小腹,感觉到丹田内原本平静如镜湖的灵力在暴增翻涌,似势要聚成汪洋,他及时镇压下去,艰难作出迷茫表情。

    “不是我。”

    时间倒回一炷香前。

    在阵邪阵的另一个角落里,幻魔化身的少女倒在了结界外,寻求救助不成,还被当成碰瓷,它沉默了一阵,便厚着脸皮,当作什么都没有听见,两眼发光地奔向厉剑茗,清秀面容泫然欲泣,柔弱哭腔惹人怜惜。“这位道友,我乃灵山宗弟子,因一时不慎被魔修抓到槐树岭,已被关在阵中多时,你能不能救救我,带我出去!”

    厉剑茗一听,脸上惊恐之色转为严肃,他道:“这,我也是爱莫能助……你看,我也被关在这个圈子里呢,自己都出不去,怎么帮你?”

    心魔挣扎着自他怀中飘出来,嫌弃地坐在他的发顶上。

    幻魔欲言又止地看着金红光圈,嘴角抽搐几下,这个人是以为它没看到这是刚才走的那个人给他画的结界吗?居然反过来骗它?可想到主人的命令,它还是好脾气地顺着话,一脸痛心地问:“道友也被关起来了?这圈子真的走不出来吗?道友试过?”

    “可以试吗?”厉剑茗一拍脑袋道:“我居然忘了!”他顶着心魔起身,走到圈子边缘,同外面的少女真诚道谢:“多谢道友提醒,我这就试试,如果我能出去我一定救你啊。”

    幻魔眼底略过一丝轻蔑,很快装出一副动容的神色望着厉剑茗,眼神充满了鼓励,“不必言谢,你我皆被困在阵中,合该守望相助的。”

    厉剑茗哎了一声,笑眯眯地抬脚,就要踏出金红光圈。

    幻魔眼睛一亮,直勾勾盯着他的脚,这一盯,就是好半晌。

    厉剑茗没动。

    幻魔有些不明所以,一抬头,便见厉剑茗噗嗤一声笑了,抱着小黑团又坐回地上,笑得气都岔了,“哈哈哈你不会真以为我要出去吧?”

    厉剑茗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哈哈我又不是傻子!我也看过很多话本的好不好,这种时候叫我走出圈子的绝对不是好人我会不知道!”

    幻魔脸都僵了,它又被骗了?它还是不死心,咬咬牙,软声说:“道友误会了,我并非魔修。”

    厉剑茗哈哈笑道:“真的吗?那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才是魔修!这个圈子是我画的,就是想在黑暗中给可怜的人们点一盏灯!”

    幻魔:“……”滚蛋!

    幻魔默念三遍主人有命不得不从,捏紧拳头,艰难冷静下来,她眨了眨眼,挤出了两行清泪,苦笑一声,便决绝地捏着裙摆转身离去。

    “道友不信我,也罢,我自去寻一条出路,后会有期。”

    见她真走了,厉剑茗的笑声停了下来,眨巴眼睛,少女的后背瘦弱而无助,看上去怪可怜的。

    厉剑茗抿了抿唇,低头看向心魔,神色似迷茫似犹豫。

    心魔一双小黑眼忽闪忽闪。

    厉剑茗似有所感,挠挠后脑勺,又抬头看了一会儿,站了起来,最终不忍心地说:“哎,你等一下,回来吧,我这里还是能躲一躲的。”

    幻魔顿足,背着人勾起唇角,露出一抹阴冷至极的笑。

    一炷香后。

    厉剑茗笑晕在光圈里,抱住脑袋和肚子在地上嘶嘶抽气。

    心魔砸吧嘴巴,小小打了一个饱嗝,便看傻子似的看着他。

    阵中的黑雾逐渐褪去,起初并不惹眼,直到发现四周没那么冷了,厉剑茗一骨碌扶着地面坐起。

    与此同时,邪阵的中心。

    魔气凝成的巨人快速溃散,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沈灵枢和陆栖仍是不约而同地牢牢护着云灼然。黑雾逐渐消失,似有晚风轻拂而过,温柔如水,却叫众人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初睁开眼眸,入目便是清朗月色。

    阵破了。

    沈灵枢陆栖面面相觑,身后传来“哎”的一声惊呼,他们一回头,便见到抱着小黑团的厉剑茗。

    “幻魔!”

    姬若的痛斥在不远传来。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姬若脖子上挂着的一串拇指大的黑色珠子正闪烁着妖邪的黑红光芒,煞气四溢,其中一颗悬在空中,遍布裂痕,忽然砰的一声,碎成几瓣掉落在泥地上。

    啪嗒一声,姬若愣愣看着落叶上的黑色碎片,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他缓缓抬头,声音含着恨意和滔天怒火,却像是快要哭出来一样。

    “云灼然,你还我魔宠!”

    ※※※※※※※※※※※※※※※※※※※※

    下章开始倒v,感谢支持啾咪=3=

    放一下预收:

    下本:

    我在落魄剑门打工还债

    文案:

    身为修真界仅剩的唯一一只小凤凰,凤喻一觉睡了数千年,一朝醒来,成了个丑兮兮的小傻子,父母双亡、家产被夺、婚约被白莲花堂弟抢走、好险逃过前未婚夫的追杀,就又被人关进了小黑屋——这是他觉醒时,没控制好神火把太华峰的山头烧了大半造成的。

    好在觉醒后,他恢复了原本的殊色美貌。

    凤喻身无分文,只能联系神使赔偿,没想到灵气匮乏之际他们早已神隐。

    而且他最心爱的宝贝神剑也不见了!

    弱小,可怜,默默记仇.jpg

    没办法,凤喻只好在太华峰打工还债,整日被那个冷冰冰的小债主虎视眈眈。

    等等,这个传闻中宗门排行万年垫底的落魄剑门哪里都不对劲啊——

    喂,你家的野菜根本就是仙草啊!

    惊,为何后山每天深夜都有一群毛茸茸躺尸!

    你们说句实话你们剑门上下到底有几个是真人!

    后来,太华峰的小凤凰藏不住了,修真界的大佬们纷纷赶来,拜见神尊。

    当年无情无义追杀小傻子的前未婚夫也跪在山门前,求凤喻再看他一眼。

    闻讯,小债主神剑出鞘,耳尖泛红,冷冷警告:神尊是我的……主人。

    奶凶暴脾气凤凰受x假冰山人7剑灵攻

    修真背景生子文预收:

    万人迷炒股文里的炮灰重生了

    文案:

    阮秋根骨平平,生得一副白莲花似的柔弱外表,还有难以言说的隐疾,偏生有幸拜入逍遥仙宗那位高岭之花小剑仙门下。

    或许是看到了希望,他做出了平生最大胆的一个决定,爬上了师尊床榻。

    但因为太多人的嫉恨算计,阮秋最终死在师尊的死对头魔君手里,这才知道,原来他只是一本主受万人迷炒股文里的炮灰,而他师尊无尘子正是人气极高的一支潜力股,他这个前任炮灰不死,师尊怎么追主角小师弟?

    难怪师尊没有来救他。

    重生回来,心死如灰的阮秋不干了,安分守己地做他的小徒弟,再不越雷池半步,可是以往高冷寡言的师尊怎么回事,整日黏着他,时不时亲亲嘴搂搂腰,更可怕的是,他还会夜夜出现在阮秋床上,说要带他双修!

    阮秋伤心欲绝,一拳头把床上那个在传闻中能一剑破天门的小剑仙打飞,师尊这个臭男人果然只是图他的身子,肤浅!

    无尘子呆滞地捂住肿得老高的脸,他娇软可爱的小徒弟怎么突然这么凶?

    高冷剑仙变宠妻狂魔攻x大力小白花哭包受

    喜欢当炮灰男配捡到剧本请大家收藏:(qingdou.net)当炮灰男配捡到剧本青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当炮灰男配捡到剧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屋只为原作者姜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姜鱼并收藏当炮灰男配捡到剧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