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就我们三人,其他人如果想参考,我肯定收他们设计费。”梁梁道。

    “你们三个现在肯定是‘清池会所’里客人最多的足浴师了吧?”

    “你怎么知道。”梁梁笑道,分明是承认了梁健的猜测是对的。

    “这肯定的,一般女足浴师穿的衣服就说明他们是普通的足浴师,而你们就是女海军足浴师。如果你来这里足浴,你是喜欢一个普通女足浴师来替你足浴呢,还是希望一位女海军来替你足浴呢?”朱怀遇道。

    “我们又不是真的喽。”单纯的菲菲笑道。

    “你们有没听过‘制服控’这个词啊?”朱怀遇道。

    “制服控?”两位女足浴师都面露疑惑。

    “听过。”梁健道,“‘控’,是个网络流行词,意思就是说爱一个东西爱得要死,就像丢了魂似的,不受理性支配,而是被潜意识控制了。我们常说的有制服控啊,电子控啊,御姐控啊,零食控啊,文字控啊,大叔控啊……多了去了,反正就是说自己把持不住自己,看到一样特别起劲的东西,就被‘拿了魂’了。”

    “你还真有见识。”菲菲说着已经完成了足部按摩,让梁健换一个姿势,给他手臂按摩一下,接着是背部按摩,这是足浴程序中本就有的按摩。

    “梁健说的没错,就是这玩意,有很多人就是制服控,看到穿着女海军服的女人,就像丢了魂儿了,致于她是不是真的海军,已经不重要了。这就是梁梁的高明之处,把握了男人的制服控心理,才使自己的客人源源不断、逐日增加啊。”

    “朱老板,你好像是在取笑我哎?”梁梁一本正经地道。

    “我哪敢啊?”

    “我看你敢不敢!”梁梁手上一使劲。

    被按中穴位的朱怀遇疼痛地喊了起来,“手下留情,手下留情。”

    梁健笑道,“朱老板是痛并快乐着!”

    说说笑笑之中,足浴的工序基本要走完了。梁健和朱怀遇对替自己服务的两位姑娘还都有些恋恋不舍。这时,9号梁梁问了,“足浴要结束了,两位还需要其他服务吗?”

    朱怀遇道,“兄弟,‘其他服务’的时间到了。”

    “到底是什么其他服务啊?”梁健还是挺好奇。

    梁梁道,“比如有泰式按摩、美式按摩等,不过最近我们又推出了一项日式按摩。”

    “日式按摩?”朱怀遇笑问,“这么直接啊?”

    “怎么直接了?”

    朱怀遇道,“怎么不直接啊,都直接把‘日’放着作为项目的标题了。”

    “你这人真坏!”梁梁在朱怀遇地肩头又捶了一下,“不是这个‘日’,是日本的日,我们都会穿和服的。”

    “穿和服,这倒稀奇啊。这个项目没做过。”朱怀遇转向梁健,“要不我们做这个项目?”

    “按摩啊?”梁健道,“刚才已经按摩了啊,脚上,后来是手臂,背上都按摩过了啊?还要按摩啊?”

    朱怀遇道,“反正时间还早,我知道的,黄老板和姚老板都没这么快的。我们不做白不做,反正这次是黄老板最后一次在十面镇买单。”

    梁健听出朱怀遇这席话里隐藏了好多暗语:为了在这种娱乐场所避嫌,梁健将黄书记和姚区长都称为“老板”,他说黄老板最后一次在十面镇买单,意思就是这次是黄书记买单,而且是签十面镇的单子,反正是公款消费,少做一项是做,多做一项也是做。

    梁健却想,即使用的是公款,也不用重复浪费。只是他觉得这么跟朱怀遇说,会让朱怀遇没面子。

    朱怀遇看出了梁健的犹豫,道,“此按摩非彼按摩。不一样的。而且我不是说了吗,要让兄弟你见识见识什么是‘其他服务’吗?这个任务你可别阻碍我完成啊。就这样了,我们要‘日式按摩’。”

    “那稍等”,梁梁喜形于色道,“我们去准备下。”

    “他们去准备什么?”梁健问。

    “应该去换衣服吧,她们不是说要换和服吗?”

    梁健“哦”了下,又有些期待,又有些忐忑。不知接下去的节目到底是什么内容。

    两人一边看着对面墙上的电视,一边等了十来分钟。两位女浴师终于身穿白净和服出现在了房间里,来到他们床前,还微微屈膝鞠躬,活脱脱两个日本女人。

    朱怀遇不由哈哈笑起来,“梁梁和菲菲,你们非把我们俩好好的大男人逼迫成制服控不可,刚才是穿海军服,让我们以为女海军在服务我们,现在又穿日本和服,让我们感觉日本女人在服务我们,这两项都是杀手锏啊。”

    梁梁微笑道,“朱老板,跟我来吧。梁老板,跟着我们菲菲去。包间都已经安排好了。”

    梁健疑道,“要换地方?”

    朱怀遇道:“不换地方,怎么日式按摩!”

    梁梁敲打他的背,不让他再说,引着他走了。

    菲菲道,“梁老板,请跟我来。”

    菲菲在前面走,梁健看朱怀遇他们已经走出门外,也不好再多问,也就跟着菲菲出了包厢,又进入了低光的甬道。对面也有一男一女走来,梁健忐忑想,不会认识吧,交错而行的时候才发现对方故意低着脑袋,梁健想估计这也是为避免被人认出,他也就不好意思去看别人,但从外表上看此人他应该不认识。

    推门进入另一包间,空间比先前的大包间小了许多,因为房间所处位置更加隐蔽,因此也显得有些气闷,不过床铺和摆设也都还干净,整体风格也是统一的。

    菲菲道,“要开电视吗?”

    在大包间时,四个人可以说说笑笑,现在两个人,梁健倒不知说些什么了,而且这种环境他第一次来,有些措手不及,“开一点吧。”

    菲菲很恰当地把电视机开到一定程度,声音不大不小,说话也听得清楚。

    菲菲因为身穿和服,胸前的衣领和腿部的衣襟都微微敞开,洁白的肌肤散发着光泽让梁健有些窒息。

    开好电视,梁健见菲菲坐到了床沿上,却没见她有接下去的行动。

    梁健就问,“日式按摩到底是怎么样的?”

    菲菲瞧了他一眼,道,“你真没有玩过?”

    梁健道,“没有。”

    菲菲微红着脸道,“你现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或者你需要我做什么,也可以跟我说。”

    梁健这才明白了日式按摩的真实意味,如果说刚才的按摩只是模拟演练,那么此刻完全可以真刀真枪了。梁健还头一次面对这种诱惑,有点不知如何开始,如何收场。看着眼前的菲菲,她娇艳欲滴,现在放在眼前随便他摆弄,他完全可以像饿狼扑羊一样把她吞了。但脑袋里又出现一个词语“嫖娼”,就有些扛不住了。

    菲菲见他没有动作,道,“你这人还真奇怪。”

    梁健这次回过神来,“怎么奇怪了?”

    菲菲道,“刚才梁梁姐,还特意嘱咐我。我今天是第一次工作,一定要加倍小心。一些男人看到我这样的都会饿狼扑羊的。她说,如果男人把我弄痛了,一定要说出来。还有最重要的是,一定要让男人带上这个,否则落下什么病,没人会心疼我们。”

    梁健看到菲菲的手张开了,里面是一个小方形的塑料袋,袋里凸起一个圆环,梁健作为有妇之夫,当然知道这是避孕套。

    看到这个,梁健马上来了感觉。梁健道,“你梁梁姐姐想多了吧。”

    “肯定没有想多。”菲菲道,“既然你们需要日式按摩,那肯定有需要。”

    说着菲菲伸出了手来,在梁健胸前轻轻揉过,一路往下,移到大腿,“这是我第一次服务客人,如果你觉得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可以告诉我。”

    她的手滑腻而柔软,在梁健身上游走,让他欲罢不能,不过,梁健还是下意识地抓住了她,“其实我真的不需要,只是今天朱老板是我朋友,我只是陪他来的。”

    “你是不是担心这里不安全?”菲菲安抚他的不安,“这你放心好了,我们老板背景够硬的,没有条子会来这里撒野的。”

    “不是,不是因为这个。”梁健坚持道。

    菲菲的手不再坚持,放回了自己腿上,道,“也许你是真的陪朱老板来的,但既然你要了包间,即使你什么也不做,钱也是一样收的啊。”菲菲又定定地瞧着他说,“而且今天是我第一次这样服务客人,我以前都没有做过,如果你不需要我服务,我会很没面子的,以后店里可能也会觉得我留不住客人。”

    说着,菲菲有些眼泪汪汪。

    梁健道,“其实,你完全可以做其他的工作,凭你这么漂亮,找个工作应该不难。”

    “不可能了,我与店里签了合同的,而且我家里的情况……”菲菲似乎陷入了沉思,“不想多讲了。反正今天你是我的客人,我只想尽我最大的努力让你开心。如果今天你不要我,明天,我的第一次还会给别人。我觉得你这人真的不错,我宁可把我的第一次给你。”

    梁健很难相信菲菲是真的第一次,但他不好意思质疑这种问题,否则也太伤人自尊了,即使这完全是个谎言,她也无非是想给客人找点刺激,寻点开心,的确也有很多男人稀罕女人的初夜。

    话都说到这份上,梁健还真是难以拒绝。他也不知是出于同情,还是出于欲望,手不自觉地放到了菲菲的腰间。

    喜欢我和美艳女上司请大家收藏:(qingdou.net)我和美艳女上司青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和美艳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屋只为原作者笔龙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笔龙胆并收藏我和美艳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