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里,霍思琴看着坐在教室里的宝宝,笑容中都带着些阴险。

    等她得到了需要的东西后,这个小家伙可就不一定能够这么开心随意的坐在这里了。

    “霍小姐,不知道你突然过来是要接孩子吗?”幼儿园老师问道,视线转向孩子身上。

    霍思琴摇头,换上了礼貌性的微笑,“老师,听说昨天学校采集了孩子的血液,陆总说让我来取一点到医院去做一个检查。”

    “这……”

    霍思琴的话多少都是有些不合适的,他们既然主张给孩子抽血检查就肯定没有问题,可现在家长又不相信的重新去检查,未免有些伤心。

    霍思琴看出对方的误会意图,又连忙做了解释,“老师别多想,不过是因为孩子身体从小跟其他孩子不一样,陆总也是担心不是他熟悉的医生检查会出现什么问题,所以才做两手准备的。”

    闻言,老师才放得下心,再加上之前霍思琴和陆晔擎也有关系,转而就领着她去医务室,“那霍小姐跟我来吧。”

    教室里,宝宝的余光在看到霍思琴和老师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之后就离开,不由得有些好奇。

    对这个婶婶,他可从来就没有一点好印象。

    医院门口,霍思琴想到要不了多久就能把温宁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给揭露出来,脸上的笑容不由得笑开了许多。

    “陆胜宣,我一定要让你好好看看,你爱的那个女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从霍思琴到陆氏再到幼儿园,陆胜宣都不以为意,只当她是在胡闹,在听到她阴森森的话语中夹杂了温宁的名字,才让他有所紧张。

    “你这个疯女人,到底想做什么?”

    陆胜宣的话语刚落,就看到霍思琴随手拿出了一个美容刀,倏地让他眉头骤跳。

    “霍思琴!”

    “放心,我还不至于那么残暴,你是我丈夫,就算我想对你怎么样,也不可能对你怎么样的。”

    说罢,不等陆胜宣反应,美容刀就划上了他的手指。

    只觉得手指上有一丝尖锐的疼痛,陆胜宣就看到霍思琴把带有血的美容刀擦在了卫生纸上。

    “你什么意思?”陆胜宣呢喃着,顺着霍思琴的视线看向了医院门口。

    只见霍思琴冲着他露出一个愉悦的笑容,径自走进了医院大门。

    陆胜宣心有怀疑,但因为她手中拿着血样谨防她做出对温宁不好的事情,连忙跟着她走了进去。

    看到霍思琴从亲子鉴定室的办公室里走出来,陆胜宣看着她的神色都带着些不屑

    “你以为,这样就能够让陆晔擎对你有所改变?未免也太异想天开了。”

    “如果说,也让你大吃一惊呢?”霍思琴意味深长的笑道。

    对于鉴定报告的结果,她虽然不知道,但多多少少也不会超过她的预期,自然也就有恃无恐了。

    陆胜宣拧眉,对于她的话,只当是信口开河。

    不多时,鉴定报告就拿在了霍思琴的手中,看着她脸色逐渐喜悦的神态,莫名的让陆胜宣心中有些不安。

    霍思琴倒是也乐意分享,直接把鉴定报告举到他面前。

    “陆胜宣,好好看看你一直心心念念的女人是什么样子,总不至于你诚心诚意的对她……”

    霍思琴的话还没有说完,手上的鉴定报告就被人夺了过去,看着陆胜宣脸色铁青不由得冷笑。

    陆胜宣的视线紧盯着上面的加粗字体,那是他和陆晔擎分别跟陆衍川的鉴定报告。

    结果……全都是0.2%。

    毫无关系!

    他倒不说了,陆晔擎和宝宝,怎么会没有关系?

    意识到什么似的,陆胜宣眼眸危险的眯了起来,看着霍思琴的眼神都带着怒不可遏的愤恨。

    霍思琴本就是想要靠着这个鉴定报告来告诉陆胜宣,温宁并不是像他想象的那么好,她不过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罢了。

    可是在看到陆胜宣的眼神,还是让她有些害怕的向后退了几步。

    陆胜宣却不给她机会,三步并一步上前狠狠地遏制住她的手腕,把她拉在自己身前抬手钳制住她的脖颈微微收缩着。

    “我说了,你要是再敢在温宁身上动手脚,我不会放过你的。”

    霍思琴只觉得呼吸道在不断的被紧缩着,只能是通红着脸喘着粗气,话语顿顿挫挫的落了下来。

    “这么快就,就恼羞……恼羞成怒了,你,你怎么,不看看做,做这个亲自鉴定报告……的人,是谁……”

    闻言,陆胜宣把视线放在鉴定单子上,掐着她脖子的手却是没有一点放松,反而随着他的注意点手上的力度更是增加了不少。

    “谈芷喜?”

    随着他呢喃的声音落下,霍思琴唇角不由得上扬了许多,遏制住她呼吸的手也瘫软了下去。

    谈芷喜是温宁的好朋友,这个名字可要比她的话有力度的多了。

    看着陆胜宣不可思议的样子,霍思琴犹如稳操胜券,一点都不担心他会再次发狂到要把她给杀了。

    “没想到温宁也是一个胆大的女人,居然敢背着陆晔擎生下别的男人的野种。”霍思琴讽刺道。

    “啪!”霍思琴话语声刚落下,脸上就甩了一巴掌,直接让她趴在地上,五个鲜明的红色掌印在脸上格外明显。

    “我说过,不能让你随便污蔑温宁,你是不记得,还是失忆了?”

    “你,陆胜宣,你最好看清楚了,温宁是什么样的人,证据都已经摆在你的手上了,难不成你还打算要自欺欺人,相信她是洁身自好的女人吗。”

    无论如何,她今天的一番周折都不能白费,即便陆胜宣还喜欢温宁,她也要让温宁在他心里打上一个折扣。

    陆胜宣拧眉,阴狠的看向霍思琴,“就算她生活再怎么样,也容不得你随意评价。”

    “以后,不要让我从你口中听到任何关于温宁不好的话语,否则,结果可就不像今天这样简单了。”

    说着,陆胜宣拿着鉴定报告的手都在不断的收紧。

    霍思琴惶恐的躲避着他的眼神,在看到他不断收紧的拳头后,神色才渐渐舒缓了下来。

    她就不信,陆胜宣真的像他说的一样,这么信任温宁。

    喜欢陆少独宠重生孕妻请大家收藏:(qingdou.net)陆少独宠重生孕妻青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陆少独宠重生孕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屋只为原作者兮小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兮小然并收藏陆少独宠重生孕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