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另说起来,青山娘还是挺喜欢豆蔻的,为啥小丫头没爹没娘野孩子一个一没变的粗鲁难看,二也没有蛮横不讲理,最近经常见到她,反而发现这丫头有心劲儿也能干,剑士也不会后退,处理点啥也井井有条的,只可惜呀,他头上背着这个名头,可比王青山和杨柳絮的重多了,她还能不了解自己生的孩子吗?王青山啥时候对别人这么热心过,想到这儿她不由得又担心又心疼想着法的开导儿子。

    “青山呢,你大哥和你二哥这辈子虽然比你要早成家,可这俩混球啊,你爹我俩一天不看着,指不定犯起什么混呢,也就在你身上省心点,你可千万别整出啥幺蛾子了,好姑娘是有,可那也要自己有命啊,跟你没有这个命的,真盼着她好,有事帮个忙无所谓,可千万不能干涉过多娘是个女人太清楚对流言蜚语是多大的伤。”

    饭菜都有些凉了他麻木的咀嚼着,青山娘,说完这话以后起身出去管猪管驴了,留他自己在屋里让他安静一会。

    豆蔻这一天一夜都是迷迷糊糊的,晚上强撑着喝了点粥,又把两碗药灌下去以后直接就睡着了。

    村子里面发生啥他也不知道,当然老太太这两天却也是心里有事儿,豆蔻这一病她当然着急,也就没说啥,晚上等到快睡着了,娘两个收拾屋子的时候老太太似有似无的提点二柱:“二柱啊,娘呢,这两天也多多少少听了点风声,不知道真的是大火,以讹传讹还是已经被谁摸到了风脚,可往后啊,青山的孩子虽好,咱和他走动时还是多少留心着点儿,你这也不能总在家里,现在走动起来好歹还有个说法,赶明儿交情深了,一旦习惯了,哪个不注意就怕也出别的闲话。”

    这里里外外二柱,心里咋就没个计算,只是他不能表现的太明显,况且根本就是无锋的,是为了这一下子干了多年的兄弟交情豆蔻,这边有事情也少了个帮手。

    “娘要说的是他们和老杨家那闺女的事儿吧,这是这两天已经有些沸沸扬扬,加不住了,我看用不了三五天就得出个头,至于说咱家的话,我正合计着呢,最近咱家干货因为来人来客人,再加上豆蔻病了,进山的话要拖延不过我这两天会去进山里面弄,你们娘俩在家,只要帮我把它都晾干了就行,回头多攒几笔钱的话,咱家不行也买个小驴车吧。”

    二助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自己家买了驴车出来进去都方便的话,以后麻烦王青山的事儿也就越来越少,可二柱娘叹叹气,不这么想。

    “你还是心思太单纯了,这不是你一下子不用人家就能结束的事儿,更何况你也说了这三五天之间,只怕村里会翻个天,这一翻天,咱家立刻和青山划清界限,井水不犯河水,当节骨眼儿上也许能躲过大伙,指指点点可过后不光青山会寒心,有那反应过来的也会说咱家薄情寡义。”

    说这话,老太太回头看了看炕上睡的正香的豆蔻。

    “豆蔻挺明白事儿的,知道咋回事儿?娘也看得出来,他跟王青山绝对不会出现别人寻思的那些,只是咱们要这样做,没有经过豆蔻同意,往后你和豆蔻之间,这无数细小的缝子堆起来,那可就变成深沟了,娘也不图别的,你们俩在我身边安安生生,咱家这日子过得安宁点比啥都强,等往后,到底你们俩日久能做成夫妻还是就算万一,咱也不能因为这断了这么多年的情分,儿子你要记住,滴水石穿,啥事儿都是从一开始一点一滴堆积起来的,你不在意的一个瞬间,可能就会让人家记一辈子。”

    二柱马上就笑了,这笑里带着几分无可奈何,还带着几分坚定的意味:“娘,你就放心吧,我和他之间这辈子哪有那么容易分开,况且也跟你说似的,啥都是一点一滴起来的感情,不也是”。

    老太太一下激动起来,她强忍着笑意,不太确定问道:“嗯,这话可作数?”

    “苍天可鉴。”

    老太太一下子有一种心里的大石头一下被搬空的感觉捶捶心口,她坐在一旁椅子上,抬头的时候,眼睛里都有了泪花。

    “那就好,那就好!没有春风,哪有秋雨,我知道你们俩的心里都有各自的算盘,可不怕,只要有一个算盘里面带上另外一个日久天长,没有那亲情,有恩情,可时间长揉在一起就分不清了。”

    二柱怕她自己在这坐着凉,想扶她起来,老太太一叠声的摇头,拄着拐棍,试图向外面走走。

    “不碍事不碍事,我要去看一看鸡窝有没有挡严实,你赶紧给豆蔻被子铺好,帮她赶紧躺下,这吃了风寒药以后,且要出汗了。”

    二柱没有强求娘,今天心情好,看样子身体也不错,晚上想要在大院走走,也不是不行,这会也不晚,他转过头到了炕边,先把被子轻柔的铺好,转身轻轻的碰了碰刀口,豆蔻睡的正香,没有一点反应。

    他用尽量不会吵醒豆蔻的力度,将她轻轻的从炕上挪到被子里可是脱衣服他实在是干不出来,只能是直接把豆蔻连人带衣服都裹进被子里回神,给自己倒了几碗花茶以后拿出两本书就着油灯坐在一旁,一边看书一边守着她,晚上出汗如果多了。他还能随时帮豆蔻擦一擦。

    老太太回来时看到这琴瑟和鸣的一幕,心里更是安慰,笑呵呵的躺下之后睡自己的寂静的长夜中,灯火如豆。二柱捧着书本安安静静的屋子里时不时想过哗啦的翻书声。

    经过这两天的事情一闹,他现在对于以后的目标更加笃定,不光是要在这村子里出人头地,他还要尽全力让自己的以后足以慰斗和母亲遮风挡雨。

    夜里豆蔻出汗出得凶,二柱时不时的就要停下手上的活,给她擦汗。等到满头的汗擦干,再沉沉睡去时,轻轻喝着花茶,二柱一点睡意都没有。

    本章完

    喜欢纸上令娘子要离家请大家收藏:(qingdou.net)纸上令娘子要离家青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纸上令娘子要离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屋只为原作者旧琳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旧琳琅并收藏纸上令娘子要离家最新章节